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SSA】Whirlpool

 
 
誰知道呢,打不死的蟑螂也終於有被打死的一天。
 
「賽佛勒斯,我覺得你也太矜持了些。」路平隱隱皺眉,對躲在灌木從邊看書的石內卜說,他卻只是冷冷地哼了一聲「矜持未嘗不是好事,只是你這樣有些過份。」
 
最後路平還是被石內卜的不理不睬強迫驅離,皺緊的眉間透露他慣有的哀傷。石內卜的眼角餘光撇見路平嘆口無聲的氣,他又哼了一聲。
 
 
 
 
黑髮少年慢慢地從森林踱步而出,低頭小心翼翼地檢查口袋中叮咚作響的玻璃罐,沒有注意到一抹身影提著飛天掃帚向他走來,結果撲了個滿懷。
 
咒罵一聲,他看看玻璃罐是否安然無恙後抬起頭來「波特。」
 
詹姆看起來很生氣,他一句話也沒說,滿臉通紅地盯著石內卜。挑高一道眉,石內卜望著對方一會兒看沒時麼進一步的動作後逕自走開,手臂卻被詹姆緊緊扣住。他痛,迅速抽出魔杖,等著少年的下步行動。
 
出乎意料,對方看起來並沒有攻擊意願。
 
「那個馬份──啊、是、靠著他父親成為霍格華茲的理事長。」詹姆啐了一聲,語氣不屑
「剛才來學校那副趾高氣昂的模樣好像要我們向他膜拜呢,一臉自大。天狼星和我恨不得立刻下個惡咒──
 
「驕傲自大的不是魯休斯學長,是你和你所謂的朋友們,波特。」石內卜冷冷地說,正打算繼續說下去卻被詹姆打斷。
 
「哦,魯休斯學長啊,小賽佛的魯休斯學長,」詹姆模仿石內卜的語氣道,憤怒的紅潮越漲越深「你叫我詹姆的次數我用一隻手都數得出來。」
 
怒氣漸漸逐漸往上堆築,石內卜搞不懂眼前這個抓著掃帚的葛來芬多在酸什麼「放手,波特,我要回城堡。我可不像你這麼喜歡這麼喜歡在宵禁後溜出來亂晃。」
 
「乖寶寶賽佛勒斯到底是為了什麼會打破慣例,竟然在晚上跑進禁忌森林?」詹姆開始大聲喊叫,有些歇斯底里「哦,我想,該不會是偉大的魯休斯學長靶賽佛勒斯找出去,到森林裡來約會吧?」
 
「你跟蹤我!」石內卜咬牙,憤怒攀上他的雙頰,他用力向甩掉詹姆的掌握,卻徒勞無功,反而越拑越緊「魯休斯學長有事情找我,才不像你一樣滿腦子都是那些東西!」
 
「我看見你們接吻呢。賽佛勒斯,這又是怎麼一回事?」詹姆看著石內卜身子一震冷笑道「有事情?我看魯休斯學長的事情應該沒比我高格調到哪裡去。」
 
「閉嘴,波特。不要用你們葛來芬多的眼光來評斷一個人。」石內卜生氣地說,舉起魔杖頂著詹姆的胸口「你沒資格跟蹤我,更沒資格過問我的事。」
 
詹姆開始大笑,可是失去了平常那種陽光般充滿活力的感覺,石內卜聽得出來,魔杖尖端卻還是確實地只著對方。
 
「你這麼討厭我嗎,賽佛勒斯?」他停下笑聲,但是嘴角依然上揚。
 
「討厭你?別開玩笑了。」他冷然道,面無表情「我厭惡你。」
 
詹姆又笑了笑,用嵌住石內卜胳臂你手將他拉往自己的懷裡,原本頂著他胸口的魔杖掉到地上「你知道的,賽佛勒斯,我和你說過好多好多次……我喜歡你,我真的很起歡你。」
 
石內卜哼了一聲,在詹姆聽起來卻是一種悶悶的聲音。
 
波特只是在耍他,只是抓住他缺乏關愛這一點狠狠進攻。如果真的讓他惡作劇成功,石內卜知道這是對自己傷害最大的一個玩笑。這是他最大的弱點,而這個弱點詹姆波特顯然非常明白。
 
「賽佛勒斯,我們明明接過吻也做過愛了,」他喃喃道,用手指撫摸石內卜的下唇「為什麼你還是討厭我?如果真的討厭我,那為什麼要和我做愛?為什麼要讓我的感情一發不可收拾?」他停下來笑了笑「你很狡猾,賽佛勒斯,不愧是個史萊哲林。」
 
用力推開他,石內卜訝異地發現這次詹姆的擁抱比之前都鬆「那是因為每次都是你強迫我,想想看,有哪一次我叫你放開我你會乖乖照辦?」
 
「這次,就是這次,賽佛勒斯。」他笑著,幾乎可以說是苦笑。
 
石內卜沒有多說,抓起掉在地上的魔杖轉身就走。頭也沒回,可是他知道波特一直在後頭盯著他的背影瞧。
 
 
 
或許這次說的狠了些,可是對象是波特,他只要睡一覺之後又會精神飽滿地纏上自己。
 
 
結果不然。
 
 
接下來一個星期都不曾聽到以往那甜膩到令人全身雞皮疙瘩站起的嗓音、沒有人從轉角突然出現對他下咒、沒有人會在葛來芬多餐桌那邊大聲喊他的名字、沒有人會把手放到他身上亂摸亂捏、沒有人在魁第奇賽時還為了找他坐在哪裡結果被搏格打到、更沒有人會對他露出那燦爛到讓人想
施防曬咒的笑容。
 
應該要很高興的,但是石內卜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當他坐在老位子唸書時,路平走了過來,一屁股在他身邊坐下。石內卜繼續低頭看自己的書。
 
「其實你是很喜歡詹姆的。」路平盯著他被髮絲蓋住的側臉突然開口。
 
石內卜抓著書的手緊了些,他平靜地抬起頭「我心裡想什麼,沒有人比我更清楚,路平。」
 
「賽佛勒斯。」路平疲憊的說,轉過頭望向湛藍的夏日晴空「詹姆翹掉好多課,甚至連魁地奇練習都翹掉了。麥教授剛剛才抓狂把他抓去辦公室訓了一頓,詹姆被罰一個月的勞動服務。」
 
「那關我什麼事?」聲音依然冷若冰霜。
 
「我不覺得你對詹姆和詹姆對你的感情誰比較重,你們只是表現的方式不同罷了。如果你把所有的感覺都藏在心裡,一點也不把它表現出來,就連詹姆這種人都會窒息的」
 
哼了一聲,石內卜再次打開書本。
 
「他很難過,你知道的。」
 
石內卜沒理他,可是眼睛卻始終停留在書頁上的某一點。雷木思注意到了,微微一笑她自顧自地說下去「我始終認為我們兩個有些相似,賽佛勒斯。可是我碰到了詹姆、天狼星還有彼德。我想要把他們留在身邊,你卻把他們推遠遠的。
 
「詹姆追你追了六年,很長吧?連我都沒有僵持那麼久,天狼星很敬佩詹姆的耐性。現在都快畢業了,結果你竟然還口口聲聲我討厭你、我厭惡你。雖然一開始詹姆覺得捉弄你,看你生氣的樣子很好玩──噢,他告訴我們賽佛勒斯生氣的樣子很可愛──但是整整六年你對他的態度都維持在一年級的狀態,任誰都會有挫敗感。如果天狼星是詹姆啊,在那種猛烈的追求下我可能第一年就敗給他了。」
 
路平望著天空輕笑,石內卜卻笑不出來。
 
他頓了一會兒,然後啪一聲合上書「如果你只是要和我談論你和你朋友們的戀愛經驗,恕我失陪。」
 
 
他不能讓路平看見他哭泣的樣子,至少不能被葛來芬多看到。
 
 
 
 
他沒有道歉,賽佛勒斯石內卜不可能對詹姆波特低下頭來說對不起。波特傲慢又自大,而石內卜也有自己的尊嚴和驕傲。不久之後他聽到波特和莉莉展開交往的消息,不過這樣和他沒關係,波特一直都和他沒關係。
 
接著他陷入名為黑暗的漩渦,就算有人想拉起他,他也會毫不猶豫地拍掉那隻手讓自己越陷越深。
 
就當作所有的事情只是波特只是策劃的惡作劇,一個目的為刺傷他的惡作劇。波特成功了,雖然他一直不願意承認,更不想面對這個撕裂般的傷口。
 
如果這一切不是惡作劇,他不敢繼續想像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事、又錯過些什麼。
也許是波特錯,也許是自己錯。所以他選擇憎恨兩者,互不虧欠,不是嗎?
 
可是他哭了,按著烙在前臂的醜陋骷髏哭了。
刺青向在嘲笑他一般,從嘴裡吐出一條高傲的蛇。
 
 
後記:
這是聽燕姿的漩渦時想到的,但是覺得越寫越偏題 囧
基本上我想賽佛勒斯有些害怕,對承認喜歡詹姆後就要背負在身上的沉重負荷。況且這對他來說是場賭博:要相信詹姆的話是真或假、是認真或是玩笑。而他的賭注是自己的心。
他選擇不相信,因為塞佛勒斯寧願自己畫開傷口也不願意讓詹姆來傷害它。他的死要面子和彆拗可以說是親世代最高。
 
雖然路平和塞佛勒斯都是受過傷的人,但是選擇用笑容隱藏悲傷的路平比賽佛勒斯聰明多了,用兩者俱傷的方法來保護自己還蠻笨的,我覺得。
 
畢竟葛來芬多和史萊哲林間本身就存在很大的差異,而且我比較心疼賽佛勒斯。
天狼星不會是詹姆,雷木思也不會是塞佛勒斯。
 
SSA 4
2007/08/06天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