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HP】Never Forget Ch.1

前言:因為要貼到活力吧所以我用英文人名,但是現在十分後悔。根本就是打完之後再回去修改,有些地方明明是同一個人卻一下子用英文一下子中文  囧
結論是從下次開始只有詹姆和賽佛用英文。
對不起瑕疵很多。






Chapter 1.〉
 
「嘿,獸足,把地圖扔給我。」
 
黑髮少年從枕頭底下抽出隱形斗篷,轉頭望向坐在隔壁床上捧著破爛羊皮紙咧嘴微笑的友人。
 
「給你個驚喜,老兄。」Sirius Black抬起頭,對上鏡片後頭的褐色雙眼。他神秘地笑笑,將劫盜地圖拋給James。少年接過羊皮紙,不耐煩地開口「你知道我們得快點,月影在等了。噢,替我把Peter叫醒,這隻小懶鼠還在睡欸。」
 
Sirius轉過身往所在被窩裡的矮小人影踢一腳,毫不招掩地打個呵欠,Wormtail悶悶地喊了一聲.跳起來。少年別過頭,笑嘻嘻地對著亂髮友人繼續說「月影不會孤單的啦,Prongs,有老鼻涕卜會陪他呢。」
 
James的鞋子穿到一半。停下綁鞋帶的手,頓了頓。
 
「你剛才說什麼,Sirius?」
 
「鼻涕卜啊,我說那總是跟在我們屁股後面鬼鬼祟祟的鼻涕卜,」Sirius的嘴角不懷好意地上揚「看看地圖,James。」
 
沒有等他說完,James老早就舉起地圖尋找那個標示”Severus Snape”的小黑點。最後,他驚慌地發現Snape站在渾拼柳前,一會兒,他沿著那條通往驚叫屋的隧道跑,接著不見了。
 
James猛然抬起頭,看著臉上堆滿勝利笑容的Sirius詫異地問「你……Padfood,你告訴Snape──
 
「如您所見,偉大的先生。」Sirius的語氣種殘酷的報復意味「誰叫他老是跟著我們,想害我們被踢出學校。我想應該小小地處罰他一下,Prongs。」
 
James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他知道Sirius討厭Snape──事實上他自己也不喜歡Snape──可是他無法想像Sirius竟然如此缺乏理智。
 
當James抓住斗篷,往自己身上披時,他腦袋中只想到這個惡作劇有可能會害Snape喪命。
 
這不像他們平常對鼻涕卜開的玩笑,這是會死人的。
 
他沒有聽見Sirius困惑的聲音,也沒有聽見Peter盈滿睡意的咕噥聲。James穿好鞋子衝出寢室房門,甚至忘記帶劫盜地圖。
 
 
James已記不起來當時自己是如何趕到驚叫屋。
 
三更半夜溜出城堡對我們偉大的葛來分多搜捕手而言就像家常便飯,但是不抱著惡作劇或著遊戲心態這倒是頭一遭。他只想到Snape,那個頭髮油膩的史萊哲林。
 
所以在推開橡木大門時,他也無暇思考這種純粹的執念是打哪來的──就算有,也僅僅是一段略過腦海的浮光片影,倏地沒有蹤跡。James的雙腳不受控制,甚至不理會飄揚的斗蓬會不會洩露他的行跡,只是一昧使勁狂奔。
 
溜進樹洞時,他似乎被什麼東西割傷臉頰,不過毫無感覺。
 
他跑,上坡路段時忘記低下頭被撞出一個大腫包,有些眼冒金星。這條密道對劫盜一行人而言就像後院一樣熟稔,詹姆就算閉隻眼睛都能毫髮無傷地走完全程。但這回不一樣,他和岩壁產生的碰撞幾乎超過到目前為止所做過的勞動服務。噢,或許不相上下。
 
他呼吸急促,吸進的空氣莽撞地弄痛肺,接著他聽見狼人模糊的嗥叫聲──Remus的嗥叫聲──加快腳步,James暗暗希望運動神經發達的自己能趕上Snape。
 
如果真的即時逮到他,那麼諸事大吉,只需要回交誼廳給天狼星狠狠的一拳。如果沒有……後果他不敢想像。
 
終於看見出口了。James沒空調整歪一邊的眼鏡,他發現一抹高窕的黑色身影有點遲疑第移向洞口。黑髮黑袍與漆黑如墨的隧道完美無缺地融為一體,石內卜舉起魔杖的手潔白到如同散發光芒,
銀白色,美麗的朦朧光芒,就像映在黑絲絨中的月亮。
 
James怔住了。眨眨眼告訴自己那是路摸斯產生的幻象,不可能的。
 
他想要大吼,叫Snape往回跑,可是嘴只是像個蠢蛋一樣張開,才發現喉頭乾乾地發不出任何聲音。
 
James繼續拔腿狂奔,害怕石內卜打開洞口那扇腐朽的木門。他吞了幾口口水,再離Snape只剩五十多呎十聲帶終於恢復機能,喘著氣吐出一聲細微的Snape。
 
但是他開門了,咿咿呀呀地開門了。狼人的聲音瞬間被放大好幾倍,James心臟靜止,看著Snape如生根班站在原地不動。James使出全力向前奔,抓住Snape手腕的那一霎那他瞥見Remus咖咖地咬著嘴逼近他們。
 
 
 
 
Snape想跑,可是他的雙腿無法彎曲,他的手癱軟不能率直地關上門。他只能看著房間裡唾液自嘴角流下的狼人步步逼近,在心理詛咒著Black和這隻狼人。
 
野獸的氣息撲鼻而來,Snape害怕自己會就這樣軟倒在地上—站著比坐在地上有威嚴多了--他繼續用想得到最惡毒的句子汙辱Black,然後是Lupin然後是Petigrew然後是Potter然後Potter就拑住他的手使勁地扯開他。
 
Snape想不起被脫離隧道的過程,但是他清晰地意識到手腕,那塊被Potter抓住的地方很痛。果真當他們離開密道踏進霍格華茲的夜色時,Snape終於有力氣微微低頭往下瞥,手腕的部份多了一圈紅紫色烙痕。
 
James一嗅到清新涼爽的空氣立刻攤在地上大口喘氣,Snape想上次那場史萊哲林對葛來分多的球賽打了兩天也沒看他累成現在這樣。
 
不過Snape自己也沒好到哪去、或者說,要比體力他根本比不上和霍格華茲風雲人物葛來分多魁地奇隊長兼全能搜捕手的偉大人物──他依然站著,因為他全身僵硬。他的臉上沾滿冷汗,想用手抬起來擦乾卻沒有力氣。他的手還在痛,他的心臟劇烈狂跳,他的喉嚨好痛。
 
不知過了多久,霍格華茲風雲人物葛來分多魁地奇隊長兼全能搜捕手的偉大人物的手攀上Snape麻木的手掌,然後握住那個被他留下印記的地方往下拉。Snape重心不穩,一個踉蹌跌坐在James身邊。
 
「他沒辦法穿過隧道,不要擔心。」
 
「……那是Lupin嗎?」
 
James嘆口氣,輕輕移開手。
 
冷冽的晚風從嘴巴和鼻孔灌入直衝肺臟,Snape深呼吸幾口之後漸漸恢復鎮定,腦中機能終於恢復正常。他瑟縮著身子,一句話也不說,用手撐住草地站起來。
 
「嘿,Snape,你要去哪裡?」亂髮少年抬起頭看著對方拍去長袍上的塵埃,Snape這才注意到那傢伙的眼鏡有一道裂縫,像是劃過他盈滿感情的褐色眼珠。
 
那樣的眼神到底蘊涵些什麼,Snape沒法一一細數。那是一種他很少在這名驕傲自大的葛來分多眼中看見的感情,就像塞了太多太多數不清的思緒卻又如此柔和飽滿。
 
像是火光。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