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HP】Never Forget Ch2. 12/16更新完結ˇ

<Ch2>
 
 
 
 
Snape大步踱出校長室,怒氣在漲紅的雙頰和緊握的拳頭中沸騰。他對鄧不利多的歎息聲恍若無聞,皮鞋跟敲著大理石走廊發出叩叩叩的撞擊聲,來回飄盪在凌稱一點的校長辦公室迴旋樓梯。
 
這種判決太不公平、太誇張了。
 
他不常這樣的,詹姆想,Snape很少輕易露出自己的想法──當然,被劫盜們欺負時除外,事實上James正是如此才這麼喜歡捉弄這位頭髮油膩的史萊哲林,就為了看他冷漠的臉龐上出現一些平時看不見的表情。
 
很幼稚,甚至是一種惡毒的幼稚。
 
可是現在,Snape是如此的沒有防備、毫無遮掩而且脆弱。
 
.身後天狼星大言不慚的抱怨聲和讓James升起一股無名火。但是他什麼也沒有做,甚至什麼也沒說,只是雙眼直視前方掀起陣陣波紋的寬大長袍。Snape走的很快,幾乎是逃命似地跳著階梯向下奔走,不會頭暈嗎,這小子?
 
「我們是榮譽的獅王,可不是邪惡又奸詐的小蛇。」當鄧不利多下了總結時,天狼星瞥見Snape臉上的表情優越地笑道。
 
James忍住想一拳揍昏友人的衝動,只是握緊了拳頭。。
 
不知道哪來的一股勇氣,葛來分多喚了史萊哲林的名字。
天狼星立刻閉上嘴,茫茫地瞪著亂髮少年,Snape在離他們很遠的地方腳步,原本舉起準備踏上下一層石階的腳懸在空中遲疑好一會兒,最後終於無聲地落下,隨著Snape的轉身。
 
他危險地瞇起眼睛,抬高下巴望著James──他的手跳上頭髮抓了抓,尷尬地準備開口──
 
「波特,別那樣叫我。」
 
然後他在天狼星嘴巴張開要罵人之前離開。James什麼都感覺不到,他沒聽見天狼星用了多少會讓路平抓狂的字眼,只是像個白痴一樣怔怔地望著前方那漸漸消逝、像是暴風雨中的烏雲一樣翻滾著的長袍下襬。
 
 
※※
 
Snape嗅到一股異味,他皺皺鼻子,鼓起勇氣繼續走。直到隧道出口他遲疑了一會兒,可是一想到能知道那幾個葛來分多到底在搞些什麼的念頭驅使著他打開門。接著他看見一隻狼人,毛髮凌亂、張著嘴啃咬家具、唾液四濺朝他撲來的狼人───
 
Severus Snape躺在床上,睜大雙眼瞪著宿舍黯淡的天花板,汗液從毛細孔中滲出來,好冰冷。
 
又一個惡夢,從那天起同樣的夢境不斷出現。
 
這才意識到自己正重重重地喘著氣,Snape馬上舉起蒼白的手蓋住嘴巴,不希望驚醒剎比或是其他室友,免得他們多管閒事。
 
Tempus.Snape撇頭抓住魔杖輕生唸道。Slytherin沒有窗戶,畢竟他們住在地牢,寒意甚至會由石頭地板透過綠色波斯地毯侵襲學生的雙足,房間唯一的暖源只有爐火。是的,也只有爐火。
 
現在大約五點半,Snape想倒回溫暖的被窩繼續睡也睡不著了,他在心裡不知道第幾遍詛咒著波特、布萊克、路平、佩迪魯和鄧不利多,詛咒他們的殘忍、無知和一切一切──噢,梅林,如果要一一數落這些人那他今天的課也不用上了。
 
 
盥洗後他換好衣服離開宿舍,離開地窖前往大廳吃早餐。這幾天來一直都這樣,多虧波特那群不知廉恥的葛來分多。看看他們對他做了什麼事?誰說葛來分多光明磊落、勇敢正直呢──好吧或許的確有一股毫無遠見可言的勇氣。
 
大廳裡果然空空蕩蕩,連個學生都看不見,不過家庭小精靈顯然早已把食物準備好,像平常那樣整齊地分配於四張長餐桌上。Snape隨便找了個位子坐下,喝口茶,一聲不坑地拿起麵包塗抹果醬。就在這時候突然有人步伐凌亂,帶著呵欠聲從側門走進來。
 
是Potter。
 
Snape.皺起眉頭看著Potter頭上那團比平常更亂的蓬草,注意到他正一邊向自己微笑揮手一邊朝Slytherin這邊走過來,Snape懷疑地瞇起眼睛,放下手中還未吃完的烤土司作勢要走。
 
「嘿,Snape!」
 
面無表情地轉身,Slytherin看著面前縱使一臉睡意依然咧嘴而笑的Grffindor。James舉起手中用紙巾包著的麵包「要不要一起吃早餐?」
 
Snape嘴角向下撇,擺出一副厭惡的表情回應對方燦爛的笑容「不,Potter,我吃飽了,要回宿舍,可沒有資格和您這種魁第冠軍得主共用早餐。」
 
James臉上高昂的微笑立刻消失不見,他皺起眉頭「你要知道,我這麼早起床犧牲睡眠時間可不是為了和你吵架。」
 
「哇喔,Potter,那可真是了不起啊。」Snape冷笑道「你希望我替你鼓掌還是跪下來感謝你早起?」
 
James甩甩頭,努力壓下逐漸升起的怒火「我什麼都不要,只肯求你坐下來,閉上嘴聽我說好嗎?」
 
少年揚起一道眉,黑色雙眼寫滿懷疑,James看見他蒼白的雙唇無聲地重複”懇求你”三個字,不明顯地,Gryfimdor在心裡輕輕地笑了笑。Snape就這樣硬梆梆地站在餐桌邊,有些駝背,眼睛盯著James油亮的皮鞋。沉默在兩個人之間、在整個大廳中漫延開來。
 
「有話就快說,Potter,我完全沒有興趣和你一個人站在大廳無所事是浪費時間。」
 
「嗯,就是那天的事,」James吞口口水「你知道的……我想要和你談談……還有,到個歉。」
 
Snape總算抬起頭看著他,冷淡的面龐沒有情緒──James恨透了這種表情,痛恨少年的眼神。那雙如同黑耀石般無瑕的雙眸像是隧道,沒有盡頭沒有燈光沒有火炬什麼都沒有的漆黑隧道,像是進去便再也出不來的無底深淵。還有他病態的蒼白臉孔總是沒有表情,沒有起伏,就算那抹冷笑也是這樣──死氣沉沉。
 
James討厭這樣,好像Snape總是知道別人在想什麼,好像別人的心整顆赤裸裸底展現在他面前,而自己卻把想法藏的密不透風,埋起來,亦或是冰凍凝結起來。
 
他永遠不了解Snape在他隔絕外在的冷漠面具下究竟藏了些什麼,以前不懂,現在不懂,或許以後依然不懂。
 
從第一次見到他就是這樣了,這樣的冰涼,冷淡,面無表情。十一歲的James Potter看在眼裡只覺得說不出的討厭,他想刺激那個挨著紅髮女孩就像小孩挨著母親的黑髮男孩,所以他和Sirius立刻利用他們敏捷聰穎的小腦袋想出一個自以為有趣的綽號。
 
「喂,Snivellus,要不要借你手帕擦擦鼻涕啊?」
 
也許他成功了,至少他看見男孩除了冷笑或是輕蔑之外的表情。這五年來,James和Sirius──有時候還有Peter,Remus總是益證嚴詞地拒絕參與──用了各式各樣的方法欺負Snapae:他們摔破他的墨水瓶,讓黑色墨汁染黑課本羊皮紙以及他破舊的書包、踩斷Snape僅有的一隻羽毛筆,嘲笑他退色的長袍、在十月有些寒冷的秋風中,趁著Snape丟麵包餵大烏賊時把他推進湖裡、還有去年,James將他倒吊在空中,逼迫他在眾人的注目下露出慘白的雙腿和發黃的內褲。
 
James敢發誓,自己是這個世界上見過Snape最多表情的人。
 
Sirius討厭Snape,Peter也是,說實話幾乎全校都討厭他。而Remus則是秉持著既不喜歡也不討厭的公正原則。至於James,身為一位Gryffindor、劫盜領導人和欺負Snape最兇的始作俑者,他當然討厭Snape,甚至恨他。
 
可是理由不是大家想的那樣,不是因為油膩膩的Slytherin對黑魔法有濃厚興趣,不是他嘴裡吐出的惡毒話語,甚只和他是Lily的青梅竹馬一點關係也扯不上。
 
他恨他,恨他那張框在黑髮中間的慘澹面龐,恨他總是面無表情不肯露出心裡的想法。
 
然而慢慢的,他似乎忘記當初使他如此拼命欺負Snape的動機。只知道看見他時內心會湧出一股無法忽視的厭惡。直到那天晚上從驚叫屋救回黑髮少年,瞥見那張臉和顫抖的雙眸流露出些什麼,然後他知道自己一輩子也忘不了。
 
好脆弱。
 
 
 
<Ch2>End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