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HP】Never Forget Ch3.

 

 

【Chapter3.】
 
 
Lupin默默地坐在亂髮友人身邊,一聲不坑地從背包裡拿出課本。James轉著羽毛筆,有意無意地打量教室環境,褐色眼珠看似饒有興味地停在孚利維教授身上,就是不肯和坐在狼人左方的Sirius碰上視線。
 
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一星期了。當然,不是以前沒有爭吵過,只是這回一向公正不偏袒的Lupin站在James這一邊。
 
Peter膽怯地望著三位友人,最後視線停在身邊那張英俊卻怒氣沖沖的臉上。
 
有哪對死黨不曾吵架過?但一向以"不要管們這是他們自己的問題"拒絕選邊站而擔任傳話員的Lupin完完全全偏向James,甚至令人感到恐懼地忽視Sirius。
 
好恐怖,男孩吞了口口水。
 
James撐著下巴,懶懶地翻書;Lupin一如既往,一臉認真地盯著正在解說噴水咒的孚立維教授。Peter鼓起勇氣,偷偷看了Sirius一眼,後者望向窗外,只看見他指節發白緊緊地握著幾乎要發出呻吟的羽毛筆。
 
孚立維教授宣佈所有人各自練習噴水咒並瞄準放在桌上的水桶,這讓Peter鬆口氣,以為終於能夠打破這種窒人的氣氛。然而,James只是繼續撐著頭甚至帶點睡意將水射進桶裡,Remus則一臉平靜地揮動魔杖,不時糾正亂髮少年不正確的腕部動作。
 
Peter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和Sirius一同被忽視。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James竟然對一個惡作劇反應這麼大──Remus就算了,他總是反對這種事情──之前他和Sirius不是做了很多這樣的事嗎?特別是針對Snape……
 
一部分的他很能體會Sirius的怒氣,死黨竟然為了Snape和他冷戰,搞的好像自己連油膩膩的Snivellus都比不上。
 
然後他瞥見Sirius帶著怨恨的目光瞪著James,舉起魔杖,卻沒有對準水桶。
 
 
 
 
距離滿月已經過了好些天,Lupin終於取消病號回到Griffindor塔。雖然沒有期待三位好友熱烈歡迎,但他肯定沒有想到臥室裡盡然是這樣肅穆的氣氛。
 
啊,不對,應該是煙硝味,不要懷疑狼人的嗅覺。
 
「Sirius,發生什麼事了?」拉開天鵝絨綿布,他面不改色地對嘴角向下撇、被子拉過肩頭雙眼瞪著天花板、一張帥氣的臉寫滿怨氣的少年詢問。
 
「Moony,見到你真是太好了。」Sirius別頭望向他,露出僵硬的微笑「快點,老兄,讓我知道這房間除了我還有一個正常人。」
 
「Sirius,你的表達能力應該更好才是。」
 
「拜託別用這種語氣和我講話,」黑髮少年將棉被上拉蓋住頭,傳出悶悶的說話聲「James那白癡瘋了,徹底的瘋了。」
 
「發生什麼事了?」Lupin耐心地重複
 
Sirius沉默了一會兒,才揭開被子,氣呼呼的說「我開了Snivellus一個玩笑,James不但從中破壞還氣的要命,我真搞不懂哪渾球到底哪根筋不對。」
 
James?狼人困揚起一道眉,望著隔壁簾幕緊閉的大床「怎麼樣的玩笑?」
 
「還記得上次我們被罰勞動服務那件事嗎?就是Snape去找麥教授告狀的,害我和James整整掃了兩星期的廁所!」Sirius忿忿的說,Lupin感覺隔壁床似乎有什麼動靜「你知道的,而且那小子總是一副不可一世、用鼻孔瞪人的鬼樣。所以我告訴Snape滿月那天只要檢根樹枝按著樹瘤從密道爬進去就可以發現你的秘密──
 
「你這是告訴我,變形那天你讓Severus跑進尖叫屋?」Lupin的嘴巴吃驚地張開。
 
「反正、他不是總探頭探腦跟蹤我們,想要知道嗎?所以這次乾脆──」
 
「他可能會死,或著更慘,半死不活變成狼人。」
 
Sirius的聲音有些動搖「他不可能有事的啦,Snivellus的生命力堅韌的不得了……嘿、Remus!別告訴我你也──
 
「我要去睡了,Sirius。」
 
 
然後他們沒再講過話。
 
 
 
Severus Snape默默地吃著晚餐,偶爾瞇起眼睛打量大廳另一端的Gryffindor餐桌。Potter和Black之間的氣氛發生了明顯的改變,任哪個笨蛋都看得出來。只不過……只不過這是真的嗎?Potter真的沒有參與那件惡作劇嗎?
 
不、不,Severus你想太多了,Black和他的朋友不可能為這種件事情爭吵,一定還有某些原因,某些他們認為很重要其實只不過雞毛蒜皮的瑣事。Gryffindor總是這樣愚蠢,地自己囤積太多無處發洩的精力。
 
Snape冷哼一聲,把花椰菜放進嘴裡,將眼神重新挪回自己餐盤。
 
到目前為止Potter對他道了兩次歉,都是為了上禮拜那件事。這真的很奇怪,從前Potter和Black對他開了無數次”所謂”無傷大雅的卑劣玩笑,他們曾經把他推進深秋凍人的湖水裡、破壞他的書本墨水瓶和羽毛筆、更別說魔藥學課堂上他們蓄意引爆大釜弄傷的的次數──噢對了還有去年,當著上百位學生的面把他倒掛過來,還威脅要脫掉他的內褲。
 
霍格華茲六年,Potter對他造成的傷害Snape懶得細數。
 
六年來Snape從來沒從魁地奇巨星James Potter口中得到一句對不起。那麼,或許他得不情願地承認Potter比Black更懂得衡量事情輕重?
 
罪惡感?
 
噢,這到非常Gryffindor。
 
Snape抬起頭再度望向大廳另外一邊的餐桌,發現Potter那雙褐色的眼珠緊緊盯著他瞧。瞇起眼,Snape不甘示弱地瞪回去,Potter隱隱露出微笑,低頭看著盤子打斷眼神交流。





 
TBC
題外話:個人非常想讓路平吐嘈SB”看看你現在的模樣,Sirius,活像深宮怨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