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Never Forget.】Ch.4

 
【Chapter4.】
 
「喂,Snivellus!」
 
Snape趕在宵禁前離開圖書館,一出門卻撞見Sirius Black雙手插在口袋裡蠻不在乎地瞪著他。
 
「Black,一個人啊,真是難得。」揚起嘴角,他抬高下巴嘲笑道。Sirius頰上湧現一片潮紅。
「今天沒和你的Potter一起嗎?」
 
話沒說完,Gryffindor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抽出魔杖──搶在Slytherin這麼做前零點幾秒──無聲地下了個繳械咒,接住對方的魔杖勝利一笑。
 
「怎麼,Snivellus,失去魔杖就什麼也不會了?」
 
Snape咒罵一聲,然後猛然撲向Sirius,對方只是微微側身躲開。Gryffindor冷笑,下了個全身鎖咒,Snape砰一聲倒在他腳邊,疼痛使他眼前一片漆黑,只聽得見Sirius勝利的嗓音。
 
「你就在這兒慢慢待著,看看有沒有人願意幫助黏糊糊Snivellus吧。」他輕笑「雖然我認為你自個躺著等魔力消失的機率比較大。」
 
眼前的黑暗逐漸淡去,Snape睜開眼睛用殺人的目光瞪著眼前桀傲不遜的少年。Sirius四處張望,最後對著圖書館右側走廊的窗戶咧嘴一笑。Slytherin立刻意識到他要做什麼──那表情、跳躍在Sirius Black臉上鮮活明亮的表情他最清楚不過。
 
「不、Black,不要、」Snape躺在地上,拚命掙扎扭動。黑髮蓋住他的面龐,呼吸和眼神都慌亂起來「住手!你這個傲慢的、無恥的、卑鄙的、骯髒的──
 
Black只是大笑,拉開窗戶,握著Snpae魔杖的手伸出窗外。
 
「我……我會殺了你,你給我記住,我一定要把你──
 
他鬆開手,黑檀木樹枝隨著冬風向下掉。
 
Sirius轉過頭,若Snape精神夠集中一定能從那雙眼中看見一些不知所措。他沉默一會兒,望著Slythrien瞳孔放大盯著窗口的模樣,緊張地後退幾步,接著轉身跑走,留下Snape一個人僵硬地躺在冬日冰冷的大理石磚上。
 
 
 
「Monny,Sirius去哪了?」
 
「他不在嗎?」盤腿坐在對面床沿的少年疑惑地睜大眼睛,瞥了一眼旁邊簾幕拉起的四柱大床「我以為他早睡死了。」
 
「那個白癡,已經宵禁了耶。」
 
James Potter皺起眉頭,若有所思地從櫃子最深處翻出劫盜地圖,Lupin跳下床湊上前去。標示Sirius Black的小黑點不在公共浴室、不在禁林、不在秘密通道、不在圖書館──等等,說到圖書館──
 
「James,他在Gryffindor塔外頭的走廊,」Lupin說,指著地圖右下方「你看,要進來了。」
 
「Remus、Snape,他一直待在圖書館外面不知道幹麻。」
 
「說不定跟我們之前一樣,想摸黑去圖書館查禁書區的資料什麼的。」
 
Sirius Black這時砰一聲闖進來,Lupin和James從容地抬頭看著彎腰喘氣的黑髮少年。Sirius迎上他們的視線,嘴巴張開又毅然閉上,像是想說些什麼。他看見他們手上的羊皮紙,挺起身軀抹去額前的汗珠,吞了口口水向另外兩個人走去。
 
瞇起眼睛,Lipin和James對望一眼,輕輕放下劫盜地圖。
 
「Snape,去找他。」Sirius緊張地說「我是個白癡,James、Remus──」
 
「冷靜,Sirius。Severus怎麼了?」
 
「我是個白癡,你們是對的──我、這太過分了……」
 
「冷靜點,慢慢說。」James站起來,雙手壓住Sirius不穩定的肩膀「冷靜,Snape到底怎麼了?」
 
他深吸一口氣,James可以清楚看見他黑色眼珠中的惶恐。這種眼神他在另外一對更為深邃的眼眸中看過,另一對深不見底、宛若黑夜中潭水的黑眸──James無聲地嘆口氣,把注意力進數拉回眼前不知所措的好友。
 
「聽著,」Sirius說,顯然下了很大的決心才開口「他現在倒在圖書館口──對,我下的咒,別那樣看我,Remus──然後、然後我打開窗戶把他的魔杖丟出去……
 
Lupin站起來,跟上抓著隱形斗篷和劫盜地圖的James跳下床,迅速套好鞋子。
 
「拜託了。」Sirius虛弱的聲音在他們背後響起。此刻的James完全沒想到明天清晨他將會為忘記提醒Sirius洗個澡別躺在他床上這件事後悔萬分。
 
 
 
Snape依舊躺在地板上,早已適應黑暗的眼睛盯著天花板瞧。他數著自己的呼吸,平靜地吐出一口氣,熱空氣一出口立刻化為朦朧的白煙。Snape看它消逝,已經沒有餘力繼續咒罵那該死的Gryffindor,只能靜靜地躺著,讓大理石傳來的寒氣麻木他的背脊。
 
這種小惡咒的魔力頂多持續十五分鐘左右,算算也快到了。
 
一咬牙,再次努力扭動身體,由魔法形成的巨大壓力終於消失。Snape暗罵自己開始竟然愚蠢又野蠻地掙扎,以至於現在全身痠痛,連撐起身子都能搞的氣喘吁吁。他倚在牆上,慢慢平穩吝亂的呼吸,然後移動。
 
因為倒地而撞傷的後腦杓依然疼痛,但他必須找回魔杖。
 
圖書館外頭是一片草坪和湖泊,所以照理來說應該掉在那邊,但前提是沒有被風吹太遠。Snape咒罵一聲,要是它掉進湖裡或者撞上渾拼柳怎麼辦?
 
他握著剛從牆上取下的火炬往前走,慣性地放輕腳步。
 
「嘿,男孩,把火弄低一點。」
 
Snape嚇一大跳,猛然轉頭。畫像裡戴著睡帽的老先生被火光刺痛拚命眨著眼睛,他不滿地舉起手試圖檔住光線「說,你是哪個學院的,大半夜還在走廊上遊蕩我一定要向你們學院導師說說……」
 
「對、對不起。」
 
 
少年聽話地降低火炬,彎腰駝背繼續前進,衷心祈禱別再吵醒任何東西
 
「Severus?」
 
這次可沒使他驚慌失色,經過霍格華茲五年教育Snape早對Remus Lupin柔軟的嗓音有了抗體。
 
「Lupin,」他輕蔑地說「你在這裡做什麼。」
 
「說來話長。總之、」頓了頓,清清喉嚨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我要代替Sirius向你道歉。」
 
喔,別又來了,已經有人用同樣的理由纏著他兩次了。什麼代替Sirius、代替Sirius,難道這些Gryffindor永遠都不懂道歉的意義是由當事人親自表達歉意嗎?好吧,說實話,就算Black開口道歉,Snape對他的憎惡肯定不會為此減少一分一毫。
 
於是他哼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麼。
 
「先回宿舍吧,Severus,很晚了。」
 
「我假設Black已經把發生的事情告訴你了?」Snape冷笑「那麼他肯定漏掉一些微不足道細節。我得去找我的魔杖,Lupin,有個目中無人的渾球不知道把它扔扔去哪了。」
 
Lupin搖搖頭「不用擔心,James會替你找。所以快回去吧,我們──呃,包括Sirius都希望你這麼做。」
 
Potter
 
「要知道,我一點也不願意接受你們的同情,」Snpe說,狠狠地加上一句「離我遠一點,狼人。」
 
Lupin臉上一貫的笑容瞬間僵硬,他看著Snape轉身離去,抿起嘴唇一把抓住他的肩頭。Snape憤怒地瞪著他,Gryffindor訝異了,趕忙鬆開對方的肩膀。
 
他從來沒有這樣看過自己,這種眼神……像這樣瞇起雙眼,黑色眼珠毫不隱藏地流露出厭惡、憎恨和恐懼……是他面對James和Sirius才有的表情。
 
「不要用爪子碰我。」
 
Grtffindor嘆口氣「這不是同情,Seveus。先回宿舍好不好?我和James有魔杖自然比較好找,而且你也得承認自己半夜遊蕩的技巧不算很好。」
 
Snape哼了一聲「果然是好學生呢,Lupin。」
 
聽見Slytherin用姓稱呼他讓他鬆了口氣,重新浮上溫和的笑容「拜託你,Severus,快回去吧,不要繼續增加我們的罪惡感了。」
 
噢,所以果真是那些愚蠢的罪惡感。
 
「別傻了,我怎麼知道這不是一個──
 
「這不是惡作劇。」該死的這固執的傢伙有必要疑心這麼重嗎?「我應該沒有騙過你吧。」
 
 
這可不是問句呢。
 
 
TBC
PS.在這裡我鄭重向身為主角戲份卻很少的P氏先生道歉,為了自己對RL/SS直線上升即將爆炸的愛。
最後呼喊一次RL/SS好ˇ(為什麼要在詹石文禮講這種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