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HP】Please, Give Me Your Hand(05/04更新)

黑髮男人緩緩坐起,在不安分的床單上掀起陣陣漣漪。他閉上眼睛,又掙開,綠色的光芒在綠色的眼珠裡閃啊閃,跳要著近乎惶恐的光芒,然後平息,而後憂傷。他用赤裸的手臂謹慎地抹去額前的汗水,寂寥的臥室藏住一聲深切的嘆息。
 
深切的,為他輾轉反覆縈繞無法喘息的那個夢。
 
他拾起放在桌燈下的眼鏡,手指一滑不小心發出響亮的撞擊聲。眨眨眼,他抓起鬧鐘瞧了瞧,皺起眉頭。他胡亂套了件襯衫,穿著短褲走下床,彎腰疲累地朝浴室踱去。感覺有點兒疼。
 
一年前他總是用顫抖的手指舉起酒杯,希望辛烈的酒精能平息那樣的回憶那樣的夢。
 
後來他明白威士忌並沒有用,那只讓它漸漸陷入自己替自己找的泥沼,漸漸地將自己掩埋。它無法幫助他緩和任何記憶,只在每天清晨為他帶來作嘔的痛苦。並且他知道、一部分的他並不想遺忘那個夢。
 
真蠢,不是嗎?想要,又不想要;想放棄,又不想放慶。
 
搖搖頭,他彎下腰,讓自蓮蓬頭傾洩而出的冷水打上他凌亂的髮絲。


Chapter1. Beginning


Harry Potter放下最後一張卷子,狠狠地在上頭畫了個刺眼的P。他嘆口氣,望著滿桌散亂的羊皮紙和羽毛筆,無精打采地拿起魔杖點了點桌上的一滴墨漬。他往後靠在椅背上,舉起馬克杯喝了口濃茶,抓亂自己已經夠亂的頭髮。

這份考卷幾乎只有一半的六年級生有能力從他這兒到個合格,黑魔法防禦術教授有些哀傷地搖搖頭,說服自己他的標準並不高。

這時候,一隻褐梟從窗口飛進來,輕巧地落在一年級的教科書上,抬起腿吱吱叫著催促Harry趕快取下綁在牠腳上的便條。


這回該是
Minerva了。

男人遲疑了一會兒,解開繩子,望著學校貓頭鷹飛走後才慎重地打開羊皮紙。


Harry,
我想和你談談。

                     MM

Harry讀完信箋,別頭透過身後打開的窗子,看向外頭晴朗的青天,Hogwarts的天空。他不知道就這樣凝視了多久,突然有股好強烈的衝動,想帶著他的火閃電出門飛上幾個鐘頭,讓溫熱的陽光敷上他比以前更加健康的皮膚。

但現在不行,他得去一趟校長室。 

嘆口氣,在這個考完試的夏日午後他能想像湖邊有多麼擁擠,有多少學生會在草坪上玩起魁地奇。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留戀地向外頭瞥了最後一眼。


爬上迴旋樓梯時,他想著今早寫給Minerva的信。信裡說他覺得有點累,這個學期結束後想休息一會兒,至於多久他不敢確定,或許等到自己的心平靜些吧。


或者,他告訴自己,等到你能完完全全地接受
亦或丟棄那個夢。


這種請假理由連自己聽起來都覺得任性,但是
Minerva應該了解的。救世主Potter的戰後症候群?啊,盤旋向上的樓梯似乎永遠到不了盡頭。


他在門上輕叩幾聲,女校長出聲請他進去。


Minerva
的鋪陳擺設並沒有和Albus差太多,校長室就像三年前的樣子,富有生命力蓬勃地呼吸著,Harry突然感覺有些慚愧。不過原先銀鬍子老校長放在書桌上的那些小銀器,被Minerva用一個個相框和用魔法加強保護的瓷盤取代。


Harry.」女校長坐在桌前,放下手中的羊皮紙──他早上寄的信,Harry認出來──「我想你應該清楚我找你來的原因吧。」Harry點點頭,MacGonagal繼續說道「我想讓你請個假休息應該是能令人接受的,不過有個前提,Harry,」頓了頓,她的視線穿過鏡片緊盯著青年「你得在十月份前回來,我可不想一天到晚聽學生抱怨他們的DADA代課老師。」


Harry
咯咯輕笑「才不呢Professor,要是你找個正氣師──像KingsleyTonks──學生們肯定被新鮮和刺激感沖昏頭,巴不得Harry Potter別回來呢。」


Minerva
微笑,搖搖頭,將散至面龐的白色髮絲勾到耳後「你要趁這段假期出去旅行嗎?」

「是的……恩,或許吧。」他不確定地笑笑,隨便選了張印花扶手椅坐下


「只要能感覺輕鬆點。」


「你還好嗎,Harry?」


不不不不,我不好不好很不好。我們目睹太多太多的摧殘和傷亡、我好累,我不想爭開眼睛,我瘋狂地希望今天一起床會發現一切都停止、甚至從來沒有Harry Potter這個人……你知道嗎?我幾乎每晚都夢見他,在夢裡我和他說話,然而清醒後我卻想不起來自己對他說的最後一句是什麼……我覺得我快忘記他的長相了,你知道嗎?在夢裡他的面孔漸漸模糊起來,我感到恐懼,像是原本堅實的地板突然塌陷一樣……你知道嗎,我好想見見他……


「我很好,嗯,謝謝妳。」



「我想去北方,冷一點的地方。或許愛丁堡吧,我想。」他喝了口冰涼的蘋果酒,對HermioneRon說。

 
三位年輕人坐在在酒吧外的露天座位上,陽光透過藍白相間的遮陽傘射進來,在白色的桌巾上漾起一片暗影。Hermione手中攪動的玻璃棒和Harry的鏡片在Ron的冰淇淋上映了兩抹亮點。



「怎麼突然想旅行呢,兄弟?」Ron問,隨便抹掉嘴角的奶油。



「你不懂啦,這種感覺是說來就來的。」Hermione說「有時候也不知道位什麼,就會突然有股衝動……你說對吧,Harry?」

 
Ron沒理她,繼續詢問Harry「你要自己一個人去嗎?

 
「對啊,」他聳聳肩「被學校那些小鬼煩久了,想偶爾一個人靜一靜。」

 

Ron哈哈大笑,往DADA教授肩上垂了一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