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劫盜精神】

 
 

※※※
 
褐髮男子坐在一顆巨大的毛櫸樹下,他閉上眼睛,感受夏日的涼風徐徐吹過他那已開始泛白的頭髮,飽受風霜卻仍然英俊的臉龐。
 
一抹滿足的笑擋也擋不住,儘管還是有點哀傷。
 
我們以前常到這兒來呢。
 
他張開眼睛,巡視著熟悉的霍格華茲校園──自從或格華茲不再招生,鳳凰會便把總部挪到這裡了。
 
 
這個地方,裝著雷木思‧路平的快樂和煩惱,以及年輕時曾一起幹過的蠢事。
 
想到著,他不禁輕輕笑出聲來。
 
 
 
「我們還真幼稚。」咕噥了一聲,笑意不減。
 
 
又一陣風吹來,拂過霍格華茲柔軟的草地,吹過那顆熟席的毛櫸樹的樹梢。似乎,這陣風也讓雷木思的記憶起了一波波的漣漪,一圈又一圈的圓不斷擴大。
 
 
我們說過要一直在一起的吧。
 
※※※
 
「獸足,你看。」詹姆露出邪惡的笑容,躲在轉角瞪著即將走過來的石內卜
 
天狼星滿懷惡意的笑了,就跟詹姆一樣「等死吧,鼻涕卜。」他嘶聲說
 
「你們真的要這麼做嗎?」雷木思皺起眉頭,望著眼前的好友「要是被麥教授發現,我可不知道該怎麼替你們說話了。記得吧,蟲尾,」他轉頭對另一名相較之下較為矮小的男孩說「他們這禮拜就被罰了三次勞動服務,我敢說要是再有第四次麥教授一定會抓狂。」
 
「不,」詹姆糾正他「是我們四個人這禮拜被罰了三次勞動服務。」
 
「路平級長,不然你要怎麼做呢?」天狼星擺出害怕的神情「扣我們分數?」
 
雷木思的眉頭鎖的更深,顯然正在掙扎。
 
「別這樣嘛,月影。」詹姆用一隻手鉤住朋友兼級長的肩膀「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嘛。」
 
轉硬兼施。他想,但不由得露出了無奈微笑
 
「而且,」天狼星說「你受得石內卜那張嘴臉嗎?別人問他什麼他都不回答,好像自己最厲害似的。」他面露凶光「那個該死的油膩白痴鼻涕卜。」
 
「只不過你喜歡的女生常常和他在一起罷了。」雷木思說,裝做沒注意到天狼星的殺氣。
 
 
「噓,他過來了。」詹姆輕聲說,笑著拍拍天狼星的肩膀
 
 
「好啦好啦,我什麼都沒看到就對了。」雷木思無奈的聳聳肩,閉上眼睛。
 
 
 
唉,幹麻每次都這樣放縱他們啊?
 
 
然後乖孩子路平的耳裡,傳來了石內卜憤怒的咒罵聲。噗嗤一笑,他睜開眼睛看見被屎炸彈攻擊的體無完膚的石內卜。
 
 
 
+++
 
 
詹姆和莉莉被佛地魔殺死;彼得背叛我們,加入食死人的陣營;天狼星也被食死人擊倒,倒入那死亡的拱門中。
 
 
只剩下我,又和從前一樣。
 
 
又和還沒遇到你們時一樣。
 
 
經過了這麼多波折,昔日調皮搗蛋的劫盜四人組還能回來嗎?
 
 
而最近,又發生了一些恐怖的事。
 
 
「儘管在學校的那段日子,我們總是死對頭。但是當劫盜四人組破碎後,你總是最能勾起我昔日在霍格華茲幹過的蠢事,愉快的笑語,和得來不易的朋友的回憶。」
 
 
真的嗎,鼻涕卜?
 
你殺了鄧不利多?
 
 
「到最後,難道我連一絲絲能回憶過去的權利都沒有了嗎?」
 
 
閉上深色的雙眼,雷木思臉上的線條放鬆了。迎著夏日微風,他輕巧的躺在草皮上,用手指拂了拂頭髮。
 
「你一定不懂,其實我只要看到你那緊皺的眉頭,看到你大因為自大而挺起的大鼻子,看見你那油膩膩的頭髮,就好像,就好像又回到了從前。」
 
 
是啊,就好像回到我們四個行影不離的時光。就好像我們又要開始商量如何整那個討厭的史萊哲林,就好像又傳來我們四人當年不懷好意的笑聲,就好像想起了那種想阻止,卻又想看石內卜被欺負的矛盾心情……
 
 
很複雜,對吧?
 
難道這就是惡作劇人與被惡作劇者之間的關係?
 
 
 
「但是如今這一切都改變了。」
 
皺起眉頭,雷木思嘆了一口氣,輕輕的用手背逝去眼框裡的淚水。他坐了起來,茫然的瞪著遠方的湖泊,想起當年一起歡笑的身影,想起那個被倒吊過來的討厭男孩。
 
 
 
「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啊。」
 
 
 
孤獨悄悄蔓延,他甩甩頭,也企圖甩去這惱人的思緒。雷木思勉強露出微笑,對著自己那顆飽受風霜的心大喊重新振作。
 
 
沒錯,總不能停留在這一直回憶過往吧?
 
畢竟那也是不可能回來的了。
 
 
站起來,挺直身子,他伸了個懶腰。「不知道莫莉今晚會做什麼好菜。」
 
 
 
 
 
就算你們的路結束了,我還是得走下去,不管願不願意。
 
不然,要如何把我們的劫盜精神延續給下一代呢?
 
 
 
當雷木思的腳步漸行漸遠,湛藍天空下的毛櫸樹,好像發出沙沙的低語。
 
 
 
 
 
2006/04/30 BY天狼.瑟伊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