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銀魂】泡澡時最好也把心靈的汙垢一起洗去





【銀魂】泡澡時最好也把心靈的汙垢一起洗去
 
 
  少年坐在電視機前,眼神卻心不在焉的穿過螢幕,不知道飄到哪裡去了。舉起右手,他胡亂的換個台,另一隻手卻危險的緊握刀柄。
 
 
  等那傢伙回來,一定要賞他一刀。
 
  
  哼,說到這心情就不好。
 
 
  想到這,總悟不悅的從口袋裡抽出詛咒用稻草人,用銀針在無辜的草人身上刺個不停,嘴裡一邊不知道在唸些什麼惡毒的話──雖然不清楚是什麼,但一定是和清秀的外表八竿子打不上的咒罵。
 
 
 
  什麼要去幫近藤局長娶新娘嘛,這麼晚還去酒店做什麼?好啦,雖然自己也不希望猩猩會成為真選組的大姐就是了──
 
  那麼「你年紀太小了,不要去那種地方,總悟」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如果沒記錯的話自己不是已經十八歲了嗎,不是已經成年了嗎?
 
 
  
  少年不滿的嘟起嘴,眼神飄向窗外。
 
 
  下雨了,還聽得見雨珠啪咑啪咑打在窗上的聲音。秀氣的眉不由得緊緊的皺在一起。放棄了繼續看電視的掙扎,他連關都沒關就走到窗前,手指輕撫著窗子。冰冰涼涼的。
 
 
  那個美奶滋狂沒帶傘呢。
 
  管這麼多做什麼,讓他淋雨淋到死翹翹算了,也許這樣副長就成為自己了。
 
 
 
 
 
 
  「總悟,你在幹麻?」
 
 
  少年微微嚇了一跳,但下意識的把已出鞘的刀往聲音傳來的方向射過去,然後聽見男人伸手抓住自己武器的摩擦聲。
 
  「嘖,真可惜。」
 
  土方哼了一聲,決定不要理會總悟正在發作的S細胞「這麼晚了,你再做什麼?為什麼還不睡覺?」
 
  「我在想你會不會就這樣在外頭淋雨淋到死掉了。」少年細細打量眼前已落湯雞的副長──雖然早就熄滅了,他的嘴裡依然叼著一根軟趴趴的菸。忍住笑意,沖田彎著嘴角開口道「土方先生,不要把地板弄濕啦,這樣榻榻米會發霉的。」
 
  彎下頭,黑髮男子這才意識到他整個浸濕的長袍下擺正不斷著低落著水滴,把榻榻米染成深色。皺眉,他將嘴裡叼著的香煙取下。
 
  「總悟,幫我拿香菸和打火機,在電視機地下的小抽屜裡。」
 
  「吶。」
 
  
  接過打火機,溼答答的手卻老是滑掉,讓土方沒辦法點燃。他眉頭深鎖。
 
  沖田一手搶過打火機,另一手則用力的把銜著香煙的男人用力的推出門外,自己也跟著離開房間。
 
  
  「你腦袋裡都裝美乃滋嗎,土方先生,連用個打火機都不會。」少年湊到副長身邊,半個鬼臉,咖擦一聲幫他點燃香菸。
 
  總悟漂亮的頭髮搔著自己的下巴,土方的手臂下意識的摟注少年的腰,他用空閒的手把香演從嘴裡拿下,然後將嘴移到總悟的耳邊輕柔的說「謝謝你。」
 
  「喂,你把我身體弄濕了」少年漲紅著臉,試著爭脫那個濕淋淋的懷抱,卻徒勞無功
 
  「哦?」
 
  「哦什麼,你害我等一下又要換衣服了啦。小心我等一下拿火箭炮把你轟了喔。」
 
  「你的臉怎麼那麼紅啊,總悟,是不是喝醉酒啦?」土方不懷好意的說,呼出一口菸,手卻摟的更緊,把矮他一個頭的少年抱在懷裡。
 
  「我看喝醉酒的人是你吧。都那麼晚了還帶著大家一起去歌舞伎町不知道做什麼,雖然說是去替進藤求婚,但是你們在那裡不斷的揮霍人民的納稅錢。對吧,土方先生?你要知道,我們的社會就是有像土方先生這樣的蛀蟲才會世風日下的,難怪現在的江戶人民對警察越來沒信心──
 
 
  「是是是,我要去泡澡了。」土方鬆開了自己的臂膀,抽著煙把總悟推開「快去換衣服吧,笨蛋。」
 
  「土方先生,也記得把你的心靈和腦袋一起洗乾淨,笨蛋。」
 
  
 
  土方轉身離開,但卻剎有急事似的停了下來「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都三更半夜了你卻還沒睡覺。」
 
  「等到你回來的時候要偷襲你啊,笨蛋。」
 
  「騙人。」
 
 
 土方叼著菸的嘴角露出一抹沒有被人看見的微笑。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