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銀魂】自我

 
一切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輕輕吐出一口濃濃的白煙,高杉的黑髮拂過包著繃帶的左眼。右眼轉啊轉,望庭院外那無盡的蒼穹。天空很藍,雲很少,陽光很刺眼,照著左眼有些刺痛感。
 
晉助啊,要是你的左眼沒受傷的話,眼睛一定比小貓還靈活。
 
 
,怎麼想起了笨蛋本說過的話呢 ?
 
又吸了口菸,他揚起嘴角笑著,笑著自己。
 
 
早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晉助,小晉晉,小矮子,或是小貓咪了。
 
是吧?所有的人不也都變了嗎?
 
 
松陽老師?
 
 
還是並沒有人改變,只是各自往原本就希冀的夢想與方向前進?只是有了更大的一片天地能展現更真實的自我,尋找自己期望的生活方式罷了。
 
可是過去還是能影響一個人的,更正確的說法是,能把一個人淺藏在心底深處的那一面表現出來。
 
 
啊啊,老師,真的是這樣嗎?
 
 
※※※
 
 
「老師都比較疼高杉。」銀時嘟著嘴,對著桂小聲抱怨道。但是桂只是瞪了他一眼,然後拍拍身邊較低的肩膀。
 
「別理銀時啊。」皺著黑色細眉的桂低著頭說,高杉輕輕笑了。
 
「本來就是這樣嘛,假髮。」不屈不撓的坂田同學繼續挖著鼻孔開口,桂的眉卻越皺越深了。
 
「不是假髮是桂。」
 
高杉沉默著,卻止不住嘴上的笑容
 
銀時其實也沒有惡意,高杉知道的。他只是老想惹桂生氣,不過好像全世界只有當事人小太郎不知情。
 
「高杉上課比你認真多了,他才不會睡覺睡到把課本弄濕。」
 
「哦,別看我上課時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還不都是因為每天晚上為了溫習功課熬夜。我啊,別人都看不出來,但是暗地裡其實是最認真的哪,假髮。聽過大智若淳嗎?」
 
「是大智若愚啦。」高杉憋住笑,開口糾正銀時
 
桂咯咯笑出聲音。
 
 
 
 
松陽老師,大家不是追著他的背影一起長大的嗎?
 
感覺起來好像只要被老師摸摸頭,讚美幾句,那麼所做的一切全都不算什麼了。
 
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看著交給我們知識、武士道、給了我們嶄新的生活意義及目標的老師倒下時,大家的反應卻都不盡相同?
 
不是追著老師的背影一起長大的嗎?
不是因為老師的微笑而繼續努力的嗎?
不是有老師才會有現在的我們嗎?
 
那麼怎麼沒有人想替老師復仇,想報復這個摧毀老師的世界?
 
他們都太忘恩負義了,而高杉晉助才不是這種人。
 
雖然剛開始一起參加了攘夷活動,認識了坂本,一起討論作戰計畫,一起在站場上殺敵。但是漸漸發現,自己和他們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銀時和坂本好像越來越厭倦殺戮和不停的戰爭,桂儘管對消滅天人的是相當積極,卻不怎麼想顛覆這世界。他太優柔寡斷了,而這樣是成就不了什麼大事的,高杉相當了解。
 
然後他失去了左眼。
 
「晉助怎麼了?」被桂硬逼躺在榻榻米上休養的高杉聽見坂本的聲音
 
「眼睛中了天人的毒箭,那笨蛋很堅決的要我們幫他把眼球挖掉,避免毒素擴散。」銀時的聲音難得那麼沉重,高杉皺著眉想。
 
然後是一陣令人緊繃的沉默,突然覺得左邊空洞的眼窩好痛。
 
「他還要繼續戰鬥嗎?」坂本的聲音溢著滿滿的擔心「他還那麼……還那麼年輕……」
 
「我和他談過了,他是絕對不會放棄攘夷戰爭的。」桂緩緩的說「就算虛弱,他還是努力的對我大吼大叫,說就算沒手沒腿兩隻眼都沒了,還是會用牙齒咬起劍奔去戰場的。」
 
「笨蛋。」銀時罵道
 
「是松陽老師,」桂嘆口氣「你也知道對他來說老師有多麼重要。高杉都對我們說過了,為了松陽老師自己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你也知道那小子一旦下定決心沒有人能夠把它粉碎掉,沒有人。」
 
「我只害怕晉助會越來越偏激。」坂本開口「這場戰爭本來就不適合向他這樣年輕的人參與,何況還受了重傷。」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成立了鬼軍隊,學會了抽菸。
 
為了證明他不是小孩子了,而且自己的決心是任何人都無法輕易動搖的。他,高杉晉助是很了不起的,這和身高,和年紀都沒有關係。
 
 
※※※
 
又吸了口菸,又想起松陽老師的微笑。高杉隱隱約約聽見萬齊的哼歌聲。
 
他像貓似輕巧的跳了起來,轉身面對那帶著耳機和墨鏡的傢伙「有什麼事嗎?」
 
「阿,晉助,你剛剛說什麼?」儘管嘴上這樣問,高杉卻沒看見萬齊把那不斷將吵雜音波送進他耳裡的黑色機器拿開。
 
微微皺了眉,高杉伸手將對方那礙事兒的東西拿下來。「這樣聽的夠清楚了吧?你到底有什麼事?」
 
看見萬齊眼裡閃著的光芒,高杉知道這看似隨便的男子知道自己剛才在想什麼。但是萬齊不是笨蛋,他知道自己不會希望回憶過去這件事被當場揭穿,更不想從別人嘴裡聽見曾經是盟友諸如此類的話。
 
他是很嘴硬的,心裡想的事被人家說出來會讓他覺得很不安。就像被看透徹了一般毫無遮掩。
 
「是這樣的,春雨希望和我們進行第二次的會晤。好像希望能依靠我們的勢力做什麼交易,以換取他們的武力支援之類的。」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和那群無賴見個面。」調整了自己花色的衣襬,高杉把菸斗收進腰帶
 
「不先吃午飯嗎?現在是午餐時間喲。」推推太陽眼鏡,萬齊摸著肚子建議「肚子要是空空的就沒辦法和那群蠻不講理的天人好好協商啦!」
 
嘆了口氣,有時候他還真會讓自己想起坂本「你先去吃吧,我沒什麼胃口。」
 
「喂喂,晉助,連又子都知道抽菸是填不飽肚子的。一起去吃嘛,不然我可以請客。」
 
「我又不缺錢。」頓了頓,壓抑不住臉上浮現的笑容「那我就陪你去吧,但是回來後要替我寫一首和歌。」
 
「條件?」
 
「條件。」
 
「那走吧!」
 
萬齊的太陽眼鏡在陽光下閃耀著光芒,一如他大笑時露出的潔白牙齒。
 
「看你那麼瘦,我會好好補補你的。」萬齊笑著說,轉身眨眨眼。
 
 
 
有時候,這傢伙真的會讓他想起坂本。
 
 
後記:
 
 嗄嗄,第一次寫高杉的文。為什麼會突然想寫高杉中心呢,自己明明就不是很萌娼婦的啊?
 
 可能是翻了有關幕末的資料時,看見關於高杉晉作的故事的關係。聽說松陽老師在下什麼重要決定的時候都會詢問晉作的看法再下判斷呢。所以就突然有寫高杉女王的興致了(笑)
 
 女王絕對有戀母情結(堅定),看他那口口聲聲松陽老師這個,松陽老師那個的,不是母控是什麼?
 
 一定是最近坂高和萬高看多了點,差點兒把故事寫到那去(汗)。
 
 總之這是一篇沒什麼劇情的文章(其實天狼很喜歡寫這種沒內容的東西),只是純粹抒發一下心裡的感覺。
 
 2007/010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