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銀魂】玉米棒

 
「真冷。」微微打了個寒顫,把黏到臉上的黑髮撥開,又整理了一下綠色的圍巾。
 
桂小太郎提著大江戶便利商店的白色塑膠袋,鼻子被寒風吹的紅通通的,嘴裡還一邊不知道在碎碎念些什麼。
 
難得身邊沒有伊莉莎白陪著,好像有少了什麼的感覺呢。
 
一大袋裝著滿滿玉米棒的袋子突然被搶去──「啊,就說我聞到甜食的味道。」
 
原本盯著人行道看的雙眼立刻向上一翻找到了聲音的主人「銀時,你怎麼會在這裡?」看著那自然捲相當自動的把手伸進袋子裡摸索了一會兒,掏出自己最珍藏的王牌巧克力玉米棒,熟練的把包裝紙撕開然後咖擦一聲咬下。
 
「喂喂喂,這是我買的東西耶。」桂伸手將屬於自己的袋子搶回來,皺起眉頭看著滿嘴餅乾屑的銀時
 
「要是太小氣的話頭髮就會掉光喔,假髮,到時候你就會變成真正的假髮了。而且玉米棒還偷偷告訴我死在我嘴裡比在你那好太多了。」慢條斯理的說,銀時把剩餘的零食一口吞下
 
「不是假髮是桂。」淡淡的補上一句,然後瞥見銀時正以饑渴的目光望著自己手中的塑膠袋,不由的微笑道「怎麼,想吃嗎?」
 
料到這傢伙接下來一定仗著甜食對自己的誘惑力,說出什麼類似「和我再度拿起劍來對抗天人吧,要是我們兩人合作就不會有什麼做不到的事情,那麼江戶的黎明便指日可待了。」之類的話,銀時甩甩頭,企圖轉移話題
 
「假髮,你今天身邊怎麼沒有那個長的像企鵝的怪物啊?」
 
「不是怪物,是伊莉莎白。倒是你怎麼沒有陪著你家那兩個小鬼?」
 
銀時抓著頭嘆了口氣「去聽演唱會啦,我一個人待在家裡無聊出來晃晃。」
 
桂淺淺的笑著,繼續往平日攘夷志士討論各種情報的基地前進。白色自然捲若無其事的挖著鼻孔和他肩並肩走著。納悶銀時為什麼還跟著自己──桂首先排除掉他想加入壤夷行列的可能──但又不想開口戳破這樣的沉默。
 
 
感覺很好,像這樣和銀時走在一起,就算彼此沒有交談。
 
 
然後,按照慣例出現的事真選組虐待王子沖田火箭砲的怒吼聲。
 
「束手就擒吧,桂!這次你逃不掉了!」
 
揚起嘴角哼了一聲,桂輕巧的跳上屋頂,長髮在身後隨風擺盪。銀時試圖在濃煙中摸出那一身藍色的身影,但卻只得到一句「再見啦,銀時。」
 
 
 
苦笑著,銀時又抓了自己那頭白色卷髮「真是胡鬧,假髮那小子。」
 
 
真選組黑壓壓的人馬繼續在街道上來回追趕著屋頂上跳躍的通緝犯,偶爾還不時聽見炸彈聲,火箭筒的砰砰聲和無辜路人的怒吼。亂七八糟,不管是真選組還是假髮。
 
打了個呵欠,銀時繼續在江戶這條步怎麼擁擠的街道走著。感覺有些灰暗,也許這就是冬天吧。牙齒裡還殘留著巧克力的味道,銀時用舌頭想把黏在牙齒上的玉米棒殘渣弄掉,卻怎樣也徒勞無功,索性直接把手伸進嘴巴裡把那礙事的東西摳掉。
 
還好假髮已經跑掉了,不然讓他撞見這種不衛生的動作一定又會被念個老半天。
 
 
想到這不禁對自己偷偷的笑笑,沒有原因,只是覺得心裡好像有一塊地方,有種癢癢又暖暖的感覺。
 
 
「啊呀,怎麼會想那麼多。一定是糖份攝取不足。」搖頭,銀時決定繞個路到魂平糖吃幾份丸子。走了幾步,舌頭卻突然浮現一種詭異的感覺──奇怪了,不是很喜歡吃丸子的嗎?怎麼突然──
 
突然想吃玉米棒了?
 
腳步卻完全不理會腦袋裡的困惑,逕自的往大江互便利商店走。幹麻管那麼多?跟著自己的味覺走就對了。這是他坂田銀時的武士道呢──呃,裡頭的一部分啦。
 
 
 
※※※
 
 
「抱歉,打擾了。」桂像平常一樣從窗戶跳進來,還鬼鬼祟祟的往窗外瞄幾眼。對這不請自來的客人早習以為常的新八和神樂懶懶的打了個招呼。
 
「要喝茶嗎,桂先生?」
 
「啊,那真是謝謝你了。」接過從新八遞來的茶杯,桂將它握在手上,想讓沒有手套保暖的手指溫暖些。
 
「假髮假髮!」神樂興沖沖的從定春的身邊跑來「真選組又來找你麻煩了嗎?又有炸彈可以丟了嗎?」
 
「沒錯,又是那群討厭的傢伙。」皺著眉頭,桂頓了頓「但是炸彈可不是玩具唷,隊長。」這中國女孩真是可怕啊,不,應該說是有潛力才對。或許可以考慮從現在開始將她培育成一位出色的攘夷志士,儘管少了銀時但神樂也可以算是一大助力……
 
「你是來找阿銀的嗎,桂先生?」新八的聲音打斷桂的思緒,回過神來對著正坐在自己對面眼鏡男「他不在呢,好像是出去買最新一期的Jump。」
 
「這個嘛,其實也不是啦,我只是來避避外面那群幕府養的野狗罷了。」整理了一下衣襬,桂放下沒有喝完的茶,走到窗邊迅速的往外看一眼
 
「好像離開了呢。那麼我也該走了,謝謝你們的熱茶。」點點頭,準備像進來時那樣從窗口跳出去。可是動作卻煞有急事似的停下來,眼睛盯著新八從銀時混亂的辦公桌上清下來要丟掉的塑膠紙「不好意思,請問那是什麼?」
 
 
「哦,這個嗎?」晃了晃手中的垃圾袋,新八正要吐出的話卻被神樂打斷──「是阿銀啦!他最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喜歡吃玉米棒,特別是巧克力和草莓煉乳口味的。我想用醃昆布和他交換還徹徹底底的被那傢伙嘲笑一番的說。」神樂嘟著嘴把不滿全都爆發出來「假髮啊,你這個過來人跟我說說,難道孩子大了總會發生這種事嗎?你說說啊?」
 
新八嘆了口氣,小聲的對桂說「別理她,那是昨晚『大江戶夜未眠』的台詞。」
 
「玉米棒?」桂的嘴巴微微張開「銀時不是只吃甜膩異常的東西嗎?」
 
聳聳肩,新八開口「不曉得。我只覺得玉米棒的包裝那麼繁複收拾起來還真麻煩。」
 
 
掩住嘴,桂笑著。雖然自己也不清楚原因,可是想到銀時啃著玉米棒的樣子就突然讓他好想笑。
 
好想笑。
 
 
 
 
 
2007/01/19
※※
 
第一篇銀桂文,好難寫好難寫噢(大汗)
雖然說天狼我是銀桂派的,但是為什麼毫無靈感可言啊?哦哦哦哦,傷眼抱歉(逃)
 
看來久久不動筆也是有關係的。
 
咳咳,總之我們先來談談這篇文章吧──
怎麼說……應該是日常生活中的銀時和桂吧,如果你要說坂田一家人的生活紀事我也無所謂(私心)。說到坂田一家人,天狼還蠻有興趣寫寫這樣的文(父:銀時 母:桂 子:新八 女:神樂 寵物:定春和伊莉莎白)
 
看看,太太!這是多麼美好的組合,多棒的一家人哪!(吶喊)
 
好像離題了,我轉。
總之,儘管這是第一篇銀桂,但天狼和你打勾勾發誓絕對不會是最後一篇ˇ
 
最後還是謝謝把文章看完的你囉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