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銀魂】雨天

 
 
 
 
「高杉,你在那裡做什麼?」坐在拉開的紙窗旁,綁馬尾的黑髮男孩一邊擦著光亮的劍刃,一邊困惑的問「現在可是在下雨喲。」
 
雨水滴到地上再彈起來,最後被泥濘的泥土吸收。套在木屐裡的腳被雨水弄的溼漉漉的,有時候還是咖啡色的泥水。男孩蒼白的腳趾給人冰冷的感覺,但是他只是撐著紅色紙傘,伸出手像是想盛住雨水一般。
 
「喂,你這個笨蛋,雨水只會不斷的從指縫間流走,不會被你抓牢牢的啦!」趴在桂旁邊,銀時用一隻手撐住下巴對高杉喊道「沒事跑到雨中幹麼,你以為自己在拍偶像劇啊?」
 
 
 
松楊老師說,日本的雨水變了。
 
老師說雨是天為了沖淨這個大地才出現的。不管這個世界變的多麼混亂,不管流了多少血,不管寫了多少仇恨,不管人事變化到怎麼不敢令人相信的地步,雨水還是能像一股清泉一樣把一切都沖走,把所有東西都洗乾淨。
 
可是現在,就連洗滌大地的雨都變了。
 
 
那麼,這血跡斑斑的世界要靠什麼來清理呢?聽完高杉說的話,桂靜靜的詢問
 
 
聳聳肩,高杉接過銀時扔來的毛巾,把雙臂和腿上的水滴擦乾抹淨「好臭喔,銀時。這塊布是哪來的啊?」
 
「撿到的。」自然捲不以為然的挖著鼻孔說「如果臭臭的話那就是你自己鼻孔臭。」
 
「亂講。」高杉皺眉說,把那塊泛黃的布塊往銀時欠扁的臉上丟
 
「你這死小子!這塊布擦過你的泥巴腳耶,混帳!」
 
 
 
※※※
 
 
雨水滴滴答答打在紙窗上,放下手中正在在擦拭的刀。嘆口氣,桂站起身拉開窗戶,不理會毫不留情往自己臉上打的雨珠,反而低頭擔心起被雨水慢慢浸溼的塌塌米。
 
『這樣地板是會發霉的唷。』伊麗莎白手中的牌子提醒了桂。微笑著,他把窗戶關起來。
 
「只是想看看天空罷了。」輕輕開口,他用袖口把臉擦乾。
 
說實話,自己真的不是很喜歡下雨天。「每次只要天空開始掉眼淚,假髮你的心情就會像天空一樣灰暗呢。」突然想起高杉說過的話-唉,那傢伙總是很容易看透人心,從小就是這樣。
 
把劍往腰間一放,想出去走走。
 
 
 
正準備踏出家門,桂發現忘了帶傘。懊惱著自己的粗心,他轉身從玄關抓把傘,卻發現伊莉莎白早已搶先一步,遞了一支傘給他。
 
有點訝異,桂接過紙傘「你也要出去嗎,伊莉莎白?」
 
『雨天不想悶在家裡。』牌子上的字跡代替伊莉莎白回答
 
 
 
 
 




 
 
以前自己也是這樣,莽莽撞撞的,明明外頭下著傾盆大雨卻老是忘記帶傘。
 
「假髮,要是再淋雨你就會變成真正的假髮啦!」
 
銀時總是一邊這樣說,一邊為他撐傘。還會皺著眉頭,挖鼻孔說什麼總不想提早變成大叔吧死假髮。然後銀時會陪他走,雖然桂只是單純想出來晃晃罷了,沒有目的的。銀時會一邊像老媽一樣嘮嘮叨叨的碎碎念,會和他吵嘴,會讓他忘記自己下雨時總低落的心情。
 
「我可不是特地陪你出來亂晃的喲,別誤會了,假髮。我只是下雨天不想留在私塾裡罷了。高杉那傢伙最喜歡在雨天把三味弦搬出來,笨蛋本還會引吭高歌咧!雨珠劈哩啪拉的聲音和著高杉的琴聲和笨蛋本那五音不全的歌聲實在是太令人心煩了。」
 
桂會笑著,然後告訴銀時他自己的歌聲也沒好到哪去。
 
 
 
 
松楊老師去世的那天,也是雨天。
 
出乎大家意料的,高杉竟然沒有哭,雖然這樣只會讓桂更擔心他。那小子喪禮一結束就不知道跑去哪發洩情緒了,沒有人想去找他,大家都了解高杉的個性。不管在什麼時候,高杉晉助都是很愛面子的,他最討厭別人瞧見他脆弱的模樣了。
 
桂倒是和大部分人一樣哭的西哩嘩啦,甚至連銀時眼睛都腫腫的。
 
又是個下雨天,心裡又灰暗的可以。雨天發生這種事,有點雪上加霜的感覺。
 
 
「我要出去走走。」像往常一樣的行為,桂卻紅著眼眶忍住淚水吐出這幾個字。
 
腳步比平常急促些,臉也漲的比平常紅,情緒和平常相較之下更為低落。唯一一樣的是衝出私塾的桂發現雨水掉在他綁的整整齊齊的黑髮上,又忘了帶傘。也好,或許淋淋雨能讓自己平靜點。
 
 
 
 
「假髮,要是再淋雨你就會變成真正的假髮啦!」
 
 
銀時的聲音也比平常更輕了些,桂想著。眼淚此時不聽話的再次逃出眼眶。
 
「不要哭了啦,假髮,把我的胸口都弄濕了。」嘴上這樣講,銀時那隻握住桂的手手勁卻加強了一點。
 
 
「不是……不是假髮……」就算聲音哽咽,他還是堅持要把話說完「不……是假髮……是桂……
 

 
「笨蛋。」


 
嘆口氣,銀時抱住他的肩膀。
 
 
 
 
 
 
 
 
 
 
 
 
 
那麼,現在呢?
 
少了銀時,身邊站著的是伊莉莎白。
 
 
 
也好。
 
 
 
 
 


 
 
※※※
 
 
在雨天出門逛逛整個江戶,一定可以看見那個被真選組盯著緊緊的通緝犯桂小太郎。真是個笨蛋啊,明明自己被全日本懸賞,卻還是喜歡在雨天時大剌剌的出來散心。
 
「我不喜歡下雨天,因為濕溼冷冷的天氣會讓我心情很不好。」
 
「嗄嗄,你是害怕雨水會讓你變成真正的假髮吧?」
 
「才不是咧,只是沒有原因的感覺沮喪而已啦。」
 
 
 
咬住嘴唇,翹著腿躺在沙發上看Jump的銀時突然坐起來,放下手中的少年週刊。沒有原因,只是想出去走走。只是想感覺一下雨水打在傘上的聲音,還有腳踩著水漥的吱嗒吱嗒聲罷了。
 
「我出去一下!」走出和室時,對不知道在玩什麼遊戲而笑的開懷的新八和神樂喊道。
 
「阿銀,你要出去攝取糖分嗎?記得幫我買一份醃昆布喔。」
 
「這種下大雨的天氣你還要出去啊,阿銀?」
 
沒有作多餘的回答,只是遞給神樂一種我哪來的閒錢的眼神「只是出去走走啦,你們要好好看家,不要讓定春的大小便弄的整屋子都是啦!」揮揮手,銀時把腳塞進鞋子,回頭拿傘的時候遲疑了一下,抓抓頭,還是帶著傘出門了。
 
 
右手撐著傘,左手卻不自主的伸出來感受冷冽的水珠敲擊在皮膚上。望向灰暗的天空,銀時嘆了口氣。
 
 
老師說雨是天為了沖淨這個大地才出現的。不管這個世界變的多麼混亂,不管流了多少血,不管寫了多少仇恨,不管人事變化到怎麼不敢令人相信的地步,雨水還是能像一股清泉一樣把一切都沖走,把所有東西都洗乾淨。
 
可是現在,就連洗滌大地的雨都變了。
 
 
又想起高杉那小子當初說的話,銀時皺起眉頭把淋溼的手縮回傘下,隨便抹在衣服上。
 
 
喂喂板田銀時你這傢伙可別被假髮影響了,只不過就是水氣太多,有什麼好多愁善感的啊?
 
 
 
儘管是熱鬧的江戶,像這種下著冷雨的天氣也是很少人出門的。現在的人啊,都窩在家裡看電視,玩電視遊樂器或是看漫畫──吶,可沒人說以上那些事情不好唷,那些可都是他銀時的興趣呢。
 
不知道踏過了幾個水漥,他暗紅色的眼找到目標似的停在遠方。淡藍色,還蓄著黑髮的身影並不讓他覺得意外,反而還揚起一抹莫名的微笑。讓他意外的是那長髮小子身邊跟著個怪物。
 
伊麗莎白──好像是這個名字──站在坐上屋頂的桂小太郎身後,還替他撐把褐色紙傘。桂的眼神不知道飄向哪,只是望向遠方的一個定點。可能是被他專注的凝視影響,銀時也不禁抬頭看看這傢伙到底在瞧些什麼──沒有東西,只有一片霧茫茫的雨。
 
 
為什麼突然覺得有些空虛?
 
 
搖搖頭,銀時想甩掉這惱人的聲音。
 
「喂,假髮,下雨天幹麻跑出來亂晃啊?」
 
「不是假髮是桂。」
 
看對方一點都沒有從屋頂上爬下來的意思,銀時也不知道哪來的一股蠻勁驅使自己有些吃力的爬上屋頂「假髮,這裡的風景有那麼好嗎?像個笨蛋似的一直看著同一個地方。」
 
「銀時,這種傾盆大雨的時候你怎麼會有閒情逸致來亂晃啊?」不理會對方的問題,桂反問道
 
「我可不是特地出來找你的喲,別誤會了,假髮。我只是下雨天不想留在裡萬事屋罷了。新八和神樂不知道在玩些什麼,還唱歌咧!雨珠劈哩啪拉的聲音和著他們吵死人的笑聲和新八那五音不全的歌聲實在是太令人心煩了。」挖著鼻孔,銀時不假思索的開口
 
「你的歌聲也好不到哪啊,銀時。」不知道哪裡湧出的一股笑意,逗得桂哈哈大笑,長髮在背後晃啊晃的。銀時突然有一股衝動走到他身邊撐著傘坐下來。
 
「到是假髮,你竟然還要寵物幫忙撐傘,這個主人未免太不盡責了吧?該不會是出門忘記帶傘還要這隻伊莉什麼的提醒吧?」
 
「不是伊莉什麼,是伊莉莎白。」桂板著一張臉對銀時正色道「而且我才沒有忘記帶傘呢,其實是我在散步的中途巧遇伊莉莎白,他吵著要和我一起走才這樣的。對吧,伊莉莎白?」
 
『騙人。』伊麗莎白手上的版子徹底抹殺桂的謊言
 
 
 
 
「哈哈哈!笨蛋假髮,都這麼大了還是一樣忘東忘西的啊?」
 
 
「不是假髮是桂。」
 
 
銀時咧開嘴笑著,然後站起身「這邊根本沒什麼特別的嘛。」
 
「又沒有人請你上來。」桂說,眼睛看著銀時的晃動不安的腳
 
揚起一道眉,自然捲建議道「要不要來萬事屋喝杯熱茶啊,假髮?別在這兒繼續傻愣愣的盯著天空瞧了。雨天又不是很少見。」
 
「但是這不再是能洗滌大地的雨水了啊,銀時。」嘆口氣,桂也站了起來
 
 
「管那麼多做什麼?快走吧假髮,我現在只想回家喝草莓牛奶。」
 
 
「不是假髮是桂。」
 
 
 
 
 
 
 
 
 
 
2007/01/20 BY天狼
※※
後記:
 
我愛子攘夷。
 
想想看高杉,桂,銀時和坂本小時候有多們可愛啊,想想看假髮以前(現在也是ˇ)有多麼惹人憐愛啊。而且不怎麼黑暗的高杉我也很喜歡ˇ
 
這麼說好了,子攘夷就像是暴風雨前的安寧(啥鬼),既沉重又不會太沉重,歡樂又不會太歡樂,整個就是好寫到爆(原來這才是重點啊。)沒有啦,其實我真的很愛子壤夷唷。
 
參考銀魂和歷史上的長州藩好像都沒提到坂本龍馬和高杉晉作有一起念過書耶。如果空知大神的設定也是這樣的話,我只能說讓坂本和大家一起上課是我的私心,沒錯,私心(話說這個站的站名就叫私心)
 
這位太太,難道你不覺得青春期男孩一起長大的故事很讓人熱血沸騰嗎?(搖桌)
 
 
嗄,聊夠了我的怨念談,接下來該步入正題了。
 
我覺得開頭子攘夷的第一段跟後面的發展好像一點鳥關係都沒有。不好意思,天狼我打文可以說是隨興的可以(抱頭逃)我覺得高杉是個很早熟的孩子,想法也常會和同年齡的孩子不一樣。而且很可愛。
 
是甜文吧,算是甜文吧?我是一個不會寫甜文的傢伙,這種程度已經把我搞的精疲力盡了 囧
不行不行,天狼可是立志寫銀桂要突破NC18啊!所以還得加油些才行ˇ
 
但是我還是喜歡沉重味的文,有感覺的時候就會停不下手。
 
 
 
最後還是寫謝看完文章和廢言後記的你ˇ
 
 
PS其實天狼蠻喜歡下雨天的呢,雖然我討厭穿雨衣就是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