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銀魂】老婆是恐怖份子可不是件輕鬆的事

 
 
「阿銀爹地,假髮媽咪怎麼還沒回家啊?」趴在沙發上逗著定春玩的神樂嘟著嘴問「他答應要幫我買醃昆布的說。」
 
「一定又是跑去哪亂扔炸彈了,別管他。」挖著鼻孔,銀時把腳翹在茶几上,轉頭說「快去做飯吧,新八。」
 
新八沉著一張臉推推眼鏡「妻子老是和一群大男人混在一起你不擔心會出事嗎?」
 
「有什麼好擔心的,假髮那笨蛋遲鈍的很。」
 
「就是遲鈍才危險啊,你這個笨蛋老爸!老媽一定是身處在危險之下卻還笑著問怎麼了的那種人啊!他絕對會在不清不楚的狀況裡被對方騙的死死的!想想看伊莉莎白!他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段才讓媽對他與死心蹋地的,你說說看啊?」
 
「你連伊莉莎白是什麼東西都不清楚就懷疑他也心機太重了吧。」銀時不怎麼高興的說,把在桌子上的腳放下來。
 
「可是伊麗莎白有大叔的腳毛喔。」神樂張大眼睛「很可疑的說。」
 
「而且老媽長那麼漂亮,你也要有點自覺心才行啊。」
 
 
 
 
 
 
 
 
 
不會吧?
 
假髮……老是和男人混再一起……伊莉莎白……腳毛……遲鈍的笨蛋……
 
 
 
昨晚脖子上可疑的紅點
 
 
 
 
 
 
「喔喔喔喔阿阿阿阿阿!」坂田銀時突然吶喊起來,新八和神樂錯愕的看著面目猙獰的萬事屋一家之主。「阿銀你……沒事吧?」
 
 
 
 
 
紅點啊。
 
 
 
 
 
「我出去找假髮那小子,新八你給我去做晚飯,神樂要好好照顧定春。」自然捲驚嚇未定的臉上跳著青筋,轉身故作鎮定的叮嚀家裡那兩個孩子。手穩穩的把木刀插進腰帶裡,隨即奔出萬事屋的家門-
 
 
 
昨晚的紅點又浮現在眼前,事有蹊蹺。
 
 
 
走在街道上,銀時也不知道該從哪裡找起。假髮那笨蛋的行蹤詭異的很。抬頭看看漆黑天空,真的已經很晚了,可是他還沒回家,也沒有留個口信或什麼的。銀時低聲咒罵著。
 
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吧?假髮本來就常常在三更半夜才從窗戶爬回家,想想現在也才晚餐時間而已耶,根本不需要緊張嘛──唉呀,可不是在緊張喔,只是被家裡那兩個小孩逼到煩的而已。
 
只是腦袋裡一直出現那映在白皙頸子上的紅點罷了。
 
原本還以為是自己在意識模糊不清的時候留下的,但是經過新八和神樂的提醒還真的有點讓人起疑。銀時心不在焉的抓著那頭銀色卷髮,皺著鼻子想。
 
又繞過了幾個轉角,走過幾條街道。不怎麼熱鬧,平常市聲鼎沸的道路在黑夜籠罩下冷清的很。有看似溫暖的燈光灑在地上,光線從他背後透出來,在前方把影子拉的好長。
 
 
 
 
 
 
 
 
 
 
 
 
 
 
「假髮,你蹲在那裡幹麻?很可疑喲。」
 
「不是假髮是桂。」黑髮整整齊齊束好的男孩仔細看著地上反駁道「我在看自己的影子。」
 
 
揚起一道眉,走到他身旁,看著男孩腳前的黑影「影子有什麼好看的啊,笨蛋。」
 
男孩清秀的臉龐上浮現一個大大的笑容。他輕盈的跳起來「看好喔,銀時。」說著,他舉起手再前頭揮一揮,讓手影斷斷續續和同伴的身影重合在一起「我在打你呢。」
 
「那是你的影子,又不是真的。」厥起嘴唇,銀髮男孩不以為然的說。作勢要離開,卻又被對方的笑靨吸引住。腳跟做出一個在原地旋轉的搞笑動作,桂掩住嘴笑了起來。
 
「臭假髮,看我現在抓你的假髮啦。」銀時喊道,把手晃到桂的腦後再做出拉扯的動作,讓影子的動作就像真的一般。
 
男孩依然止不住自己的笑聲,一邊笑著一邊把同伴的手拍掉「很痛耶,笨蛋捲毛。」
 
 
「亂講。」扮個鬼臉,自己也忍不住咧開嘴笑了
 
 
 
 
 
 
 
 
 
 
想到以前的事,銀時的嘴角彎了起來。
 
繼續走著,他的肚子也餓起來。皺起眉頭,在心中暗暗罵著假髮這死小子。
 
跟他說過多少次了還是不想放棄攘夷,回覆都只是假髮那一張眉頭微蹙讓人心癢難耐的表情。又不是不知道這工作有多危險,老是被扛著火箭砲的虐待狂王子和美乃滋怪人夫妻追著跑,還常常拿自己當擋箭牌,讓那美乃滋副長把他坂田銀時盯緊緊的。
 
渾蛋啊,這假髮。
 
 
銀時沒頭沒腦的在萬事屋附近繞了一大圈,還是沒發現那衣襟裡藏著好幾顆炸彈的恐怖份子。有點不耐,或著是為缺乏糖分感到焦躁,銀時索性在繞完一圈後直接回家。
 
反正假髮又不是不知道回家的路,自己也盡了本分,那麼新八和神樂也不能囉嗦什麼了,對吧?
 
其實他還是相信假髮的,不管那兩個孩子怎麼說。
 
 
呃,應該是這樣啦。
 
 
 
 
 
 
 
唰一聲拉開萬事屋的門「我回來啦!新八,飯好了嗎?」
 
接下來聽到的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神樂嘴裡塞著食物匆促的奔向銀時。緊緊握住他的胳臂,等神樂把口中的東西吞下肚後馬上跺著腳對銀時說「阿銀爹地,假髮媽咪回來了喔!」
 
「假髮?」把靴子脫掉後,一家之主被中國女孩拉進客廳「啊痛痛痛痛痛!你幹麻啊,神樂?我自己會走啦!」
 
「是假髮媽咪有話要跟你說喔。」神樂開心的說,把似乎是父親的坂田先生推進房間後跟著跳進來。映入眼簾的是正吃著飯的新八和桂以及伊麗莎白。
 
「啊!假髮!」
 
「不是假髮是桂。」坂田太太咖擦一聲放下筷子,新八的眼鏡此刻反射出異樣的光芒「銀時,聽說你在懷疑外出辛苦工作的我啊?」
 
有種危險的感覺,坂田銀時在心中吶喊著「喂,假髮你是不是搞錯了?真正懷疑你的是那兩個小鬼啦?我什麼都沒想都沒想,我不是最相信你的嗎?」
 
「哼哼。」冷笑著,桂握住刀柄的手使全家人不寒而慄「别狡辯,新八把一切都告訴我了。」
 
無助的銀時轉頭看著一切的亂源「喂,新八,你到底說了什麼啊?」
 
新八只是推推眼鏡,冷靜的說「就招了吧,阿銀。」
 
「對啊爹地,這是人生必經的道路的說,不需要緊張啦。」
 
 
「拜託,你們在鬼扯什麼啊?我才不要這種可怕的道路咧,坂田銀時是絕對不會走人家事先為他鋪設好的道路的!」踉蹌的後退幾步,銀時已經被排山倒還的殺氣逼的緊貼在牆壁上了。
 
 
「銀時。」桂微笑著,步步逼近。
 
 
 
 
 
 
 
 
 
 
 
 
 
 
 
 
 
 
 
 
 
「假髮,那個紅點是怎麼回事啊?」
 
「蚊子咬的啦。」
 
「喔。」鬆了一口氣
 
「喔什麼喔,我要睡覺了。」
 
「………」
 
「幹麻啦,銀時!不要一直靠過來啦。」
 
 
 
 
 
 
 
 
 
2007/01/22 By天狼
後記:
哦哦哦,我真的生出坂田一家人了(茶),只希望看起來不要太彆扭。
 
道是黑新八的部份只要套上火鍋篇的新八就不難想像了(動畫天狼我看了好幾遍,來亂的桂一整個可愛ˇ很有坂田一家的感覺喲)
 
又有自銀桂了,不好意思我真的很愛子銀桂(笑)
 
最後還是謝謝看完文章和廢言後記的你ˇ
 
PS要支持銀桂吶,銀桂萬萬歲(灑小花)
PPS你以為自己是坂本啊,加什麼PS(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