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銀魂】抓緊

 
 
還以為永遠都不會再見面了,原來日本真的很小。
 
其實過了那麼多年在度見到他時,心裡有點害怕。只要看見那傢伙的臉,過去的回憶便一波波的湧上心頭,緊緊的壓著自己喘不過氣來。然後就會希望能重新回到以前那種緊密的關係,希望能把他再次拉回自己的身邊。
 
可是這種新的生活不正是他追求的嗎?
 
明明相隔的不是遼闊的海或是高聳的山,明明彼此身處在和日本國相較之下小之又小的江戶城裡,明明住所只隔幾條街或是一個星期還能碰頭個兩三次
 
 
但是感覺起來卻好遠,好遠。
 
 
 
※※
 
 
「假髮,聽說銀時走了啊?」吐出一口白色的濃煙,右眼纏著繃帶的青年靜靜的開口
 
「不是假髮是桂。」
 
「連張字條都沒留呢。」高杉把菸斗放進袖口,嘆著氣走到動也不動的長髮男子身邊「看來果然連一絲眷戀都沒有。」
 
看見對方只是毫無反應的倚在紙門上,面無表情的望著太陽出升的晨空,他接著說「别太難過,假髮。不是早就和你說過銀時和我們是不同的嗎?銀時太懦弱了,遇到解決不了的事情他就只會想著逃跑。」
 
桂握住膝蓋的手似乎緊了些,首度打破沉默反駁道「他才不懦弱呢。」
 
「哦?」似乎嗅到了什麼,高杉充滿興味的看著對方
 
 
「銀時只是個遵循自己想法又很隨性的笨蛋罷了。」
 
桂笑著,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假髮,你以後……你以後打算怎麼辦?」
 
 
戰爭結束後,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消沉。
 
失敗了,幕府已經完全是天人的了。大家忙著互相處理傷口,埋葬戰友的時候,武士們拔刀保護的幕府卻告詔天下要舉辦個轟轟烈烈的慶典,慶祝日本國重新恢復和平。
 
或者是慶祝國家終於徹底腐化,高杉冷冷的說
 
要是坂本在,一定會不顧所有人陷入低潮的情緒嚷著「去參加祭典去參加祭典嘛,晉助不一向最喜歡祭典了嗎?銀時也嗅到棉花糖的味道了吧?假髮想不想去買頂面具呀?」讓氣氛不在低迷一直都是坂本最擅長的,桂想著
 
可是在戰爭快沒入尾聲時,坂本早就離開了。去追他的星星夢啦,銀時告訴他。
 
 
在黑夜籠罩下,銀時和他背靠著背坐在昏暗的和室裡。紙門是開著的,桂討厭緊閉在室內的感覺。想著銀時的話,桂小聲的回答「就這樣吧。」
 
「就這樣?」
 
「嗯。」他不經意的隨便應一聲,心裡暗暗感謝銀時並沒有繼續追問下去「那你呢?」
 
「我啊,」銀時露出微笑,雖然被藏在黑暗中瞧不見,但是桂確確實實的感受得到「我想過著自己的日子,不要再被別人為我設立的武士道困住了。我也有自己想走的路,假髮。雖然偶爾會感到茫然或是對空白的未來有點不知所措,但只要是自己選擇的路不該後悔,不是嗎?」
 
桂沉默著,然後舉起一隻手敲了一下銀時的頭。
 
「幹麻啦,很痛耶!」銀時皺起眉,微微偏頭看著倚在自己背後的桂。桂噗嗤一聲笑出來
 
「你該不會是某個幕府間諜為了殺掉我桂小太郎,才喬裝成銀時的吧?」微笑著,桂也偏過頭看著對方「銀時是不會說出那些要讓人想太多的話喲。」
 
「喂喂喂,臭假髮不要給我太過份了。」銀時貌似不悅的拍了他的頭,不痛。
 
桂喀喀笑著,然後再次陷入寂寥。
 
 
「所以你不會走。」終於,銀時的聲音打破沉默
 
過了半晌,桂嘆口氣回答「不知道。我總覺得……覺得只要一放手好像就少了些什麼。」
 
「為了日本的黎明,假髮你這小子真的可以連命都不要啊。」銀時咧開嘴露齒而笑「果然是笨蛋假髮。」
 
沒有心思對自己的綽號多做反駁,桂情不自禁抓緊銀時的袖口,白色自然捲嚇了一跳卻沒有把手抽走,只是微微撇過頭看著臉垂低低的長髮青年。又一陣沉默散開來,銀時也不知道哪來的一股衝動驅使他握住桂略嫌冰冷的手。
 
 
日本的黎明,少了銀時的黎明,他覺得好奇怪。
 
 
但是桂並沒有再開口,也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輕輕的抽出自己被包在銀時掌心中的手。
 
 
 
 
 
 
 
 
 
 
 
 
銀時走了。
 
然後高杉也離開了。
 
他還剩下些什麼呢?可能也只有當驅逐天人這份理想吧。他害怕到了最後連這驅使自己前進的目標都會消失,所以總緊抓著它不放。
 
有時候,一些東西是可能隨時從你的指縫間溜走的。
 
所以他不會鬆手,更不會放手。
 
如果連這份執著都消失,那麼在隨著目標消失時,似乎也有什麼對自己相當重要的東西一起離開。是什麼呢?他完全說不上來。
 
但是在高杉正式和他宣布絕裂時,桂清楚感受到那心裡有塊東西被抽走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只是很無助,無助的令他想哭,卻又使他更堅決的握住劍柄。他知道的,要是連銀時最後也這麼離開,那麼那塊空白只會變的更大罷了。
 
說實話,真的有害怕過。
 
這麼講也真好笑,堂堂桂小太郎,被幕府通緝的恐怖份子,領導一群男人的男人竟然如此脆弱。要是這種想法被同志們知道怎麼辦?那麼自己豈不就威嚴掃地了?
 
他不想,不想讓這最後一樣可以握在手心裡的東西也跟著失去。
 
 
會受不了的。
 
 
 
 
※※
 
 
『假髮你最近過的怎麼樣啊?還是像以前一樣揮著劍朝天人丟炸彈嗎?不要一天到晚只吃蕎麥麵這種沒營養的東西,要拯救國家的人可不能把自己搞的太瘦弱吶!也不要一天到晚只想著怎麼拯救世界,有空要去找銀時聊聊天呵,畢竟你們以前是總玩在一起的好朋友嘛。』
 
坂本寄來的信會讓桂既好氣又好笑。他想必還是對過去念念不忘吧。
 
和自己一樣呢。桂牽動嘴角想著
 
坂本知道自己會怕孤單,但是又不想回頭去找銀時,所以送來了伊麗莎白。有時候笨蛋本真的和高杉很像,都可以很輕易看穿人們心中的想法。不過幸好笨蛋本就是笨蛋本,向高杉那樣的傢伙一個也就夠了。
 
 
身為一名武士,孤獨是難免的。
 
所以他不會說出來,也不敢表現出來,只是把一切一切都往自己的心裡頭堆。放久了,以為自己早也忘記了,卻發現那些回憶就像釀酒一樣,反而放越久越香醇,放越久越讓自己害怕回首。
 
再重新見到銀時的那一剎那,這些回憶就像海浪般排山倒海的朝他襲來。
 
銀時也會這樣嗎?
 
心裡有一小部分自私的希望會。
 
 
 
 
※※
 
 
「假髮,這麼晚了還不睡啊?」白色自然捲沒有回頭,倒是盯著營地外頭沒有星星的冬夜「回去啦,今天是我守夜耶。」
 
「不是假髮是桂。」只是輕輕的吐出這句話,然後縮著身子走到銀時身旁的爐火邊坐著。桂把雙手放在營火邊,摩擦著取暖。
 
銀時粗魯的抓住他的手「看吧,手都冷成這樣還跑出來,回去睡覺啦!外頭比帳篷裡冷好幾倍咧!」
 
「不要。」
 
「真是的臭假髮,學高杉鬧什麼彆扭啊?」
 
「才不是鬧彆扭呢。」桂有點憤憤不平的說。黑色髮絲被深夜凍人的寒風吹著,拂過身邊銀時的臉頰,他眨了眨眼「是坂本啦,大聲嚷嚷的害我沒辦法睡覺。」
 
「哈哈!笨蛋本在說夢話喔?」
 
桂聳聳肩「可能吧,反正他就一味的叫著『啊哈哈哈,晉助!』其他的我就聽不懂他在咕嚕咕嚕的唸些什麼。」
 
「噁,還晉助呢。」銀時扮個鬼臉「不愧是笨蛋本,連作夢都能做笨蛋的夢。」
 
銀時突然不再開口,像有什麼心虛的事一樣。沒有察覺到他的異樣,桂只是一個勁兒的盯著遠方瞧。
 
夜很黑,風冷的令人發顫。這是個不適合夜襲的夜晚,畢竟滿月的月光會使敵人無處躲藏。儘管如此掉以輕心還是要不得的,任何一絲風吹草動都有可能是攻擊的前兆。桂眉頭微蹙,想起己方目前的劣勢。
 
不知道是不是和月光相稱的關係,他抬起頭看不清楚星星。
 
 
「假髮。」
 
「不是假髮是桂。」他順口回答,轉頭看著銀時「幹麻啊?」
 
「吶,」自然捲抓住桂的手臂,往旁邊挪了一點,再把他拉進自己和營火中間。銀時抖了抖原本蓋在身上的毯子「過來一點。」
 
「幹麻啊?」桂又問了一次,但還是聽話的坐進對方身邊。銀時往他那靠過來,肩膀摩擦著肩膀,讓不怎麼大的行軍毯能蓋在兩人身上。有點訝異,桂張大眼睛望著臉別到一邊的銀時。
 
「謝謝你。」
 
「不需要謝啦,臭假髮,又不是為了你才這麼做的。」銀時挖著耳朵回嘴,桂還是看不見他轉向一旁的臉「要是你著涼或怎麼樣沒辦法上戰場怎麼辦?那麼我們的戰力不也就大大減少了嗎?」
 
「是喔。」他低下頭咕噥著,心裡有一小塊地方感覺怪空虛的。縮了縮蓋在毯子下的身子。
 
銀時瞄了他一眼「怎麼,還冷啊?」
 
搖搖頭「不會,暖多了。」
 
 
 
是因為接近爐火和有毛毯的原因吧,感覺真的暖多了。
 
 
 
 
 
 
※※
 
 
又夢到以前的日子。
 
刺眼的陽光照進房間,桂試圖睜開眼睛卻感到腦袋一陣暈眩。他想要坐起來卻被一股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推回被褥。透過眼角的餘光撇見一抹白茫茫的影子
 
「伊……伊莉莎白?」
 
 
寵物的手依然壓在他有點虛弱的肩膀上,桂看見他手上的牌子寫著『你發燒了,繼續躺著』
 
嘆口氣,桂舉起手摸著自己流汗的額頭「這不算什麼,伊莉莎白,武士不可能因為這麼一點熱度就投降的。」說完他閉上眼睛,吸了幾口氣,右手則胡亂的在被子旁邊摸著,想要找到象徵自己武士之魂的劍柄
 
『好好躺著。』
 
有點小孩子氣的厥起嘴唇,桂試圖把自己晃動的聲音裝的堅定些「攘夷志士的每一天都是很珍貴的,絕對不能這麼輕易的浪費掉。」
 
掙扎著想要起身,抵抗伊莉莎白的握住自己肩頭的手勁。桂咬牙,腦中一片混亂放棄抵抗砰一聲陷進枕頭裡。
 
也不知道就這樣昏昏沉沉的睡了多久,腦袋也不斷出現一些朦朦朧朧無法構成故事的片段畫面。桂繼續躺著,直到聽見熟悉的聲音。
 
「桂。」
 
是銀時的聲音,但又不可能是銀時的聲音,銀時才不會叫他桂呢,他就只會假髮假髮的亂喊一通。一定是自己的腦袋快被燒壞,開始胡思亂想了。
 
 
你還是忘不了以前的事啊,桂小太郎。
 
這可是不行的喲,你可是現在日本的攘夷首腦之一呢,老想著過去怎麼向前邁進呢?男人做事就只能往前看
 
 
他抽動著眼角幾秒鐘後張開眼睛,依稀看見一頭銀色捲毛。
 
桂揚起嘴角苦笑著。看吧看吧又做夢了,又夢到銀時了,你是京都的女人啊,真是個做事不乾不脆的笨蛋。
 
 
然後他夢見一隻粗操的手覆上他發燙的額頭,再滑向汗水流過的臉頰。
 
 
桂無暇思考,又陷入沉沉的睡眠中。
 
 
 
 
 
 
 
 
 
2007/01/28    By天狼
 
※※
後記:
 呼,又是一篇不怎麼有劇情的文章。抱歉啦,因為天狼我真的很喜歡沒有劇情的文章(什麼啊?)
 
看到最後有沒有突然斷掉的感覺呢?
啊哈哈哈哈哈(坂本狀),那是因為這篇文章還有後續喔。這篇是桂中心,那麼下一篇當然就是銀時中心啦ˇ我會盡全力盡快生出來的,不過在這之前天狼還想寫寫看銀八桂ˇ甜甜蜜蜜(?)校園故事感覺真棒(笑)
 
不過什麼時候能寫出來就不清楚了(嘆),星期一還要去學校上課上到晚上,拼升學率也不是這樣搞啊   囧
這就是悲哀的國三生吶,只祈禱這一切痛苦的生活能趕快結束。這段日子這段日子銀桂夫妻可是支撐天狼的動力啊!
 
那麼就請大家期待遙遙無期的後續囉(笑逃)
 
最後謝謝看完文章和廢言後續的你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