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銀魂】不是只有女人才會緊抓著不放

 
 
 
 
外頭下著雨。
 
說也奇怪,現在明明就不是雨季,為什麼這幾天總不停的下著雨。新八一邊唸著怎麼辦啊地板會發霉一邊吸著地板,銀時死氣沉沉的眼睛透過Jump的書頁上方瞪著窗外。
 
那雙死魚眼好像比平時更沒精神呢。新八納悶著
 
突然感到一股沒來由煩躁,雨水咑咑敲在窗戶上的聲音好吵,銀時把手上的少年漫畫砰一聲扔到桌上,翹起腿。
 
「新八,怎麼沒看到神樂啊?房子怪安靜的。」
 
新八皺起眉頭「她買菸昆布去了。」銀時今天果然怪怪的,平常他不是還嚷嚷著叫神樂閉嘴別再亂叫一通的嗎?怎麼今天反而問起她來了?難道又是糖份攝取不足?
 
「怎麼沒告訴我,」銀時站起身來「原本想叫她順便幫我買一些糖的。」
 
新八還來不及答話,銀時便跨步走到冰箱前,把頭探進那白色的箱子裡,手還一邊摸來摸去。「喂,新八你看看都沒有甜食了,你說這樣阿銀我要怎麼繼續過日子啊?」
 
「太誇張了吧,而且我記得……阿銀!你要去哪?」
 
抓起一件薄外衣,自然捲拉開客廳的紙門「當然是去攝取糖分啦,新八你真的還得多多加強否則就永遠只是新八不會變成新一了。」
 
「什麼鬼啊。」新八把頭探出房間,看著手握一把傘的銀時對他揮手的背影
 
 
 
頓了一會兒後,他放下吸塵器走到那幾分鐘前還被萬事通當家翻找過的冰箱。拉開門把迎面而來的是凉徹心扉的氣體,看清冰箱裡頭的東西後,新八推推眼鏡,眉頭皺更深了.
 
除了一個巧克力蛋糕外,冰箱裡還有桂先生幾天前送的兩個草苺大福,一小盒羊羹,一客吃到一半的烤布丁以及一紙盒的草莓牛奶。
 
 
那麼剛才那個自然捲怎麼會對這麼多甜食視而不見啊?
 
 
 
「真搞不懂阿銀。」
 
 
 
 
※※※
 
撐著傘,銀時走在下著雨的街道上。
 
平日熱鬧的江戶在下雨時依然聽得見嘈雜的腳步聲,來來往往的人比不上晴天的盛況,但依然隨處找得到人影。
 
雖然說政下著雨,可是畢竟是冬天,天空還是一樣乾乾冷冷的。
 
蹓躂著,他跨過一個浸在泥水裡的水漥。眼睛看似不經意卻緊緊的盯著各家各戶五顏六色的屋頂。像在尋找什麼似的──
 
皺起眉頭,銀時甩掉這個討厭的念頭。
才不是要找什麼,只是每次下雨天出門都會瞥見在屋頂上有個長髮笨蛋和怪模怪樣的寵物一起撐著傘,久而久之也就習慣在下雨天時抬著頭看看那抹熟悉的身影還在不在,看看是不是依然健健康康的躲過真選組的搜捕
 
對,這只是一種習慣罷了,沒什麼好在意的,銀時。
 
 
在江戶城最熱鬧的地區繞了一圈,他什麼也沒找到,反倒跑進菓子店買了兩把糖果。啃著幾顆水果糖,煩躁的心情似乎平靜了些。把剩下的糖果塞進口袋,走出店門的銀時看見那隻長的像企鵝的生物。
 
叫伊麗莎白是吧,他隱約記得是這個名字
 
桂小太郎的寵物撐著傘走在路上,惹來許多路人異樣的眼光。銀時有點無言的望著牠走進對面的藥局。呃──藥局?
 
沒有多想,銀時穿過馬路走到伊麗莎白身邊,看見替牠發言的版子上寫著『請給我退燒藥和感冒藥』。藥師似乎有點錯愕,但隨即擺出專業的模樣挑起藥來。畢竟在天人來到江戶後對什麼怪事都該習以為常了。銀時想著,然後發現伊麗莎白正看著自己
 
突然覺得手足無措,他趕忙舉起手打招呼「啊,你好。」
 
『你好。』伊莉莎白牌子上的字迅速的更換了
 
「請問,」銀時吞了口口水──只不過是和一支長了腳毛的企鵝說話罷了,有啥好緊張的啊坂田銀時?等等,掌了腳毛的企鵝就不是普通的企鵝啦──「有誰生病了嗎?」
 
『桂先生』
 
「噢,」有點訝異,銀時也忘記自己的侷促不安「假髮這小子生病啦?」
 
『不是假髮是桂。』代替主人反駁的伊麗莎白抓了藥轉身就走,銀時也不知道未什麼腳就自己動起來追了上去
 
他和伊麗莎白並肩走著,那個白茫茫的東西並沒有說什麼有沒有發問,但是這反而更讓銀時覺得心裡發毛
 
假髮生病了啊?
他很少生病的呢,從小就是這樣,難怪大家總說笨蛋不會感冒。不過他很愛在雨天跑出來亂晃就是了,從小就是這樣。跑出來就算了,還會忘記帶傘,要是高杉沒有提醒他要記得的話都是自己跑出去抓著傘追他,替他撐傘。
 
要是假髮變成真正的假髮那吐嘈他假髮的事情就沒有意義了,銀時總是這樣告訴自己。
 
 
現在呢?
 
沒差,反正還有那隻企鵝會替他撐傘,不用擔心假髮會變成真的假髮了。
 
 
可是心裡那股討厭的感覺又再度浮上來了,銀時真想很狠的給自己一記把這種感覺敲走。
 
 
 
 
 
 
 
 
沒有交談的走著,竟然就這樣和伊麗莎白走到桂的住所。
 
「呃。」銀時駐足在門口有點遲疑,他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為什麼就這樣走過來。無暇多想腿就動起來了──嗯,就是這樣。
 
『你不進來嗎?』舉著牌子,伊麗莎白拉開紙門,扭過頭示意
 
「呃,」停了一會兒,這次先展示行動的一樣是自己的雙腿。一腳踏進玄關才滿吞吞的開口「那麼打擾了。」
 
『腳步輕一點,桂先生在睡覺。』
 
點點頭,銀時輕輕的脫掉鞋子跟在伊麗莎白身後。走進桂小太郎的臥室,他才發現這房間正是自己上次被春雨襲擊時修養的地方。「從現在起,我就是你的左手了。」假髮這句話突然闖進他的腦袋,嘴角莫名的上揚起來。
 
笨蛋假髮,你知道當我的左手要替我做多少事嗎?
 
 
『我還要出去辦點事』伊麗莎白站在房門,把手上的藥包丟給銀時『替我好好照顧桂先生。』
 
又點了頭,銀時在桂的身邊坐下來。
搞什麼,到了最後原來是要我看好假髮啊,難怪那隻怪物一聲不吭的讓我跟著牠。
 
沒什麼事好做,銀時又把幾顆糖丟進嘴裡,然後盯著桂的臉瞧。
膚色本來就不是很深的臉頰上還有淡淡的紅暈,汗水順著額頭滲進枕頭,嘴巴還微微張開。桂維持的是側睡的姿勢,這讓由上往下看的銀時只能看見他的半邊臉。趴下來轉個身,銀時也側躺在榻榻米上,臉恰好正對著桂。他邊吃糖邊觀察著這位被幕府通緝的恐怖份子。
 
這傢的臉蛋還蠻好看的。銀搔著頭髮時想。
 
桂柔順的黑髮被汗水黏在兩旁,他無所事事的伸手撥開那些被汗水浸濕的髮絲。輕輕的弄了好一會兒之後,手卻不願意離開。銀時的手覆上那泛紅的臉頰──熱熱燙燙的,果然發燒了。
 
桂的眼皮突然抽動起來,銀時趕忙把手縮回,還好長髮青年沒有更進一步的反應,繼續沉沉的睡著。
 
鬆了口氣,銀時決定不要冒險,指示繼續維持和桂一樣的姿勢看他睡覺的樣子。
 
 
一個大男人好端端的,沒事長那麼漂亮作什麼?銀時皺起眉頭
 
不過假髮從小就很受女孩子歡迎,還會有女生偷偷跑到私塾只為了和假髮說句話而已呢,真搞不懂那些女孩在想些什麼。
 
 
「銀時?」
 
被一陣微弱的嗓音從思緒中拉回,自然捲發現自己對上桂小太郎惺忪的睡眼。暗暗在心理祈禱他不知道自己剛才手還在他的臉上停留好久。
 
「假髮,你醒啦?」
 
「我不是假髮是桂。」說完他掙扎著要起身,卻被銀時一把壓回去「你在我家做什麼?」
 
「吃糖。」
 
眉頭微蹙,桂張嘴想要繼續詢問卻被銀時搶先「乖乖躺著不要講話啦,假髮。你發高燒囉,聽伊麗莎白說有四十度呢。」
 
「可是攘夷──
 
「喂喂喂,你是不是一定要我把你敲昏才肯好好的躺著啊?」
 
桂沒有反駁,只是縮回被子裡背對著銀時。自然捲莫名的很想發笑。
 
又重新陷入寂靜,銀時以為這長髮小子睡著了,繼續啃著糖果看他也很漂亮的頸部線條。
 
 
 
「銀時。」
 
桂的聲音把正從頸部一路幻想到腳趾的自然捲抓回現實「幹麻?」
 
「沒事。」
 
「耍人啊。」
 
 
 
 
 
 
 
「銀時?」
 
「又怎麼了?」
 
「你……你會待很久嗎?」
 
「不知道,看你家那隻企鵝什麼時候回來。我答應他在那之前要照顧你的。」
 
「不是那隻企鵝是伊麗莎白。我不需要你的照顧,我自已可以料理自己。」
 
「騙人。要是現在那真選組那對SM夫妻突然出現,你準被火箭砲炸成碎片。」
 
「才不會。」
 
「別說蠢話了笨蛋假髮,你現在可是四十度的高燒呢。」
 
「我不會被轟掉的,因為你答應伊麗莎白要照顧我。」
 
「假髮,那麼到頭來你不是依然要我的照顧嗎?說謊也要有個邏輯啊笨蛋。」
 
 
沒有聲音回答,銀時有些困惑的繞到桂的另一邊「喂,假髮,你在生氣啊?」
 
 
這才發現長髮男子的眼睛是閉著的,呼吸平順,顯然睡的很沉。
 
 
 
 
「欸欸,該不會剛剛和我的對話都是夢話吧。」
 
 
銀時眨眨眼,然後繼續盯著桂細白的脖子瞧。
 
 
 
 

 
 
 
End
2007/02/04 By天狼
※※
後記:
其實後記也沒什麼要提的,主要是我打不下去了 囧
 
文章開始還頗有感覺的可是到最好老媽一直催我快點關機,煩躁的讓天狼想趕快結束掉,對不起啊這麼混的結尾 (泣)
 
最後還是謝謝看完廢文的你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