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銀桂情人節賀】所謂的情人節只不過是糖果商用來賺錢的幌子罷了

 
 
 
「媽媽桑,看啦.假髮子來之後把我的客人都搶走了!」
 
「別說啦,下巴代,告訴過你我很需要那些錢當資金的。」
 
二月十四號晚上十一點,再一個小時就是二十五號。
情人節店裡有很多小姐都回家和男友女友家人過節去了,但在這種節日裡偏偏更多沒伴的大叔會到人妖酒吧玩。就像西鄉說的兩三個小姐怎麼開心得起來,所以為了吸引打工的小姐聽說今天的薪資比較高,桂小太郎沒有多想便接下這份工作。
 
當酒店小姐並沒有多難嘛。
換個髮型綁起長髮再抹點妝就是假髮子了。人妖酒吧裡指名率最高的假髮子。
 
撇開西鄉對待不尊敬人妖的人有多野蠻不說,他還是個很有人情味的男人。
午夜十二點雖然是人潮漸多的時間,可是西鄉還是希望小姐們能在這時候下班回家陪陪情人或是家人,別浪費掉這一年一度的日子。
 
 
再一個小時就可以回家了,陪誰?
伊麗莎白吧。
 
 
 
「假髮子,九號桌有客人指名你唷。」
 
「嘖,怎麼又是假髮子了?再這樣下去大家就沒生意啦。」
 
知道下巴代說話總是沒有惡意又很喜歡誇大其辭,桂只是淺淺點個頭走下五光十色的舞台。
九號桌啊,是今天最後一位客人了,希望不是什麼麻煩的毆吉桑才好。
 
等會兒下班買點東西會去吧,不知道伊麗莎白想不想嚐點巧克力。
 
 
優雅的腳步突然打住了。
 
「銀時,你在這兒做什麼?」桂有點吃驚的看著坐在矮茶几旁翹著二郎腿的白色自然捲。那傢伙只是放下手中的酒杯,死魚眼停在桂的臉上。
 
「過來看看你的人妖同步率上升到什麼程度。」
 
皺起眉頭,桂走到銀時身邊理理和服一絲不苟的坐下,瞪著銀時「你哪來的錢啊?該不會打算不付帳吧?」
 
「唉呀不愧是假髮,真了解我。」
 
「不是假髮是假髮子。」拋下這句話桂轉身就走「我是來這賺錢,可不是陪你瞎耗時間的銀時。」
 
握住對方骨感的手腕,銀時嘆口氣「假髮,你就不懂什麼叫幽默感嗎?」
 
 
「不是假髮是假髮子。」
 
想了一會兒,桂選擇重新在這不知道在玩什麼花樣的自然捲前頭坐好。銀時什麼也沒做,只是微笑緊盯著他上了妝的臉瞧,一聲不吭的銀時讓桂覺得很奇怪。
 
「你會付錢喔?」
 
銀時貌似無奈的大大吐出一口氣,把臉埋進手掌裡「你這小子不覺得在這種時候還談些錢不錢的事很破壞氣氛嗎?這傢伙怎麼還停留在死板的國中生階段啊。」
 
「……」
 
「我今天剛接到事件拿到薪水啦,混帳。」
 
「噢。」
 
「假髮,你們這裡的小姐難道就只會傻傻的坐著不動啊?沒有什麼服務嗎?銀時我今天可是客人,是大爺唷。」
 
「就只有陪客人聊天倒酒而已,我不懂你的服務是什麼意思。」
 
「呃,像摸屁股或是大腿之類的啊。」
 
「不好意思並沒有。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隔壁第三家店有提供這種服務,你不妨立刻付錢滾出去找個可以讓妳全身上下摸個夠的女孩。」
 
「我才不要咧,那邊的消費比較高。」銀時挖著鼻孔不理會桂緊皺的眉頭「而且我對這麼淫亂的女孩沒興趣──嗯,當然啦,如果是護士裝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我對你的性癖好更沒興趣,銀時。」
 
「你這人妻控哪有資格說我。」
 
看見白色自然捲臉上露齒的笑容,桂打從心底感到小小的不快,把原本呼之欲出的你怎麼知道塞回肚子裡去。像是要打破自己的窘境和銀時欠扁的笑,他微微往前一倾抓住酒杯替銀時添了點酒。
 
「欸欸這東西很貴,別這樣毫無節制的倒啊!你該不會打從心底想坑我錢吧假髮?」
 
「男人既然有錢就是要花的啊,做人不能那麼小家子氣。」
 
「就這麼需要錢啊,拜託你想想看我家經濟狀況更糟好不好。」
 
「你只有兩個小孩和一隻大狗要養,我可是背負著拯救國家的重責大任呢。」
 
 
銀時搖搖頭在心裡默唸著笨蛋假髮,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假髮,你什麼時候下班?」
 
在桂小太郎的引誘下灌了幾杯的自然捲面色潮紅,顯然有些不勝酒力。看著醉醺醺的銀時桂暗暗在心理納悶這樣做到底是對是錯──唉呀這一切都是為了國家為了日本的明天哪,別想那麼多比較好是吧假髮子?
 
「快了,大概再半個小時吧,怎麼了?」不替自己倒太多酒是酒店小姐不成文的約定,就像毒販不會自己去吸毒一樣。所以腦袋依然冷靜的桂往銀時再坐近一點,伸手替用一雙醉眼看著自己的自然捲又加了些燒酒──又賺了些攘夷資金。
 
「沒什麼。」銀時說,嘴角咧開一抹奇怪的微笑,眼神還是留在和他腿蹭著腿的桂身上。
 
假髮你這小子來酒店工作還真的學些本事回來了,什麼時候弄懂這些花招的啊?
就要脫離死板的國中生囉,越來越有情趣啦假髮。
 
桂意識到銀時灼熱的視線,那是在之前好幾個中年男人身上感受到的。他順了順原本已經夠柔順的黑色髮絲,側臉微微揚起下巴看著銀時「我臉上有什麼嗎?」
 
「沒有啊,你的臉很好看。」
 
 
這傢伙真的喝醉了,不算短的酒店打工時間讓桂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
 
沒有避開靠自己越來越近的銀時,桂輕輕柔柔的把手放到對方的膝蓋上「銀時?」
 
「嗯?」感覺到桂觸碰到自己,有一陣麻癢從裡到外傳出來。沒有多作思考銀時的手就不自覺就覆上那因為握劍而長繭的纖手,溫柔的撫著那幾枝細長的指頭。
 
「這麼晚回去你家那兩個小孩不會擔心嗎?」
 
「新八和神樂呀?不會不會,」銀時心不在焉的回答,輕輕捏著桂的手指,又往他那坐近了一點。桂感覺到他溫熱的氣息直衝自己毫無防備的脖子,有點了解到兩人的身體幾乎貼在一起。
 
「就算再晚點回去也沒關係,假髮。」桂嗅到銀時滿嘴的酒味,隱隱皺起眉頭。自然捲依然搓著他的手,而另一隻空閒的手臂不請自來的從他的腰間滑過背部,在頸子停留一會兒然後用手指纏住桂的頭髮。「你在趕客人嗎?」
 
一陣蘇麻感讓他倒抽一口氣「沒有。」
 
要是平常有客人對他做出這種逾矩的事一定馬上被一記上勾拳毆飛。可是銀時……銀時讓他覺得有點緊張卻不想反抗,很舒服。
 
桂閉上眼睛,想把這討厭的念頭甩掉。
 
「你喝醉了。」他說,像是想要打破這尷尬的氣氛。往旁邊挪了挪離開銀時的掌握範圍站起來,整理一下身上的和服。「時間差不多了,銀時。」
 
「要下班啦?」
 
「嗯。可是我還要先卸妝換衣服。」
 
「要我幫忙嗎?」
 
「不需要。」
 
「唉,如果你會害羞的話我也沒辦法。我在門口等你,一起回家吧。」
 
「我看是要我扶著醉醺醺的你回萬事屋去吧?」
 
「我還沒醉成那樣呢,混帳假髮。」
 
 
 
 
 
 
 
 
 
 
 
 
「其實你大可扮成女裝和我一起回去的,假髮。你卸個妝脫脫拉拉了好久。」走在季冬的街道上,銀時帶點抱怨的語氣告訴身邊的長髮青年。
 
桂白了他一眼,銀時無視於他的眼神繼續說「這樣的話認識銀時我的人就會一面驚呼著『啊呀阿銀你什麼時候有了那麼漂亮的女人啊也不早點告訴我,情人節帶女朋友出來玩是吧?』一面對我投以羨慕的目光。」
 
「你真的喝醉了,銀時,別再胡言亂語了。」桂皺起眉頭,一抹紅竄上那早以卸去胭脂的臉頰。
 
儘管是眼無法集中,銀時卻依然注意到桂的臉色咯咯的笑起來,又被瞪了一眼。
 
 
「你去哪啊?你家是走這邊啦,到底是我喝醉還是你喝醉啊連自己的住所在哪都搞不清楚。」
 
「我去買些東西。」
 
「買啥?」揚起一道眉,銀時努力讓渙散的眼神對焦
 
「不關你的事吧?銀時,我看你走路不太穩,趕快回家。」
 
「呃,不要,我要跟你去。」
 
「幹麻老黏著我,你是一寂寞就會死翹翹的黃金鼠嗎?還是要我扶著你才有辦法回家?」儘管眉間透露出煩躁,桂的雙眼依然掩不住一絲絲的擔心「你還好吧?」
 
「不是啦誰那麼沒用,我要去買點糖果。只要攝取糖分頭就不會那麼暈了。」
 
桂嘆了一口氣「很久以前就告訴你這樣遲早會得糖尿病,銀時。」
 
 
雖然已經是午夜,但是可能是情人節的關係大家都玩到很晚所以接上來來往往都是成雙成對的男女。桂微微蹙起眉頭,在這種情況下和銀時走在一起的自己顯的相當奇怪。
不知不覺就到了大江戶便利超商,在踏進自動門的時候銀時的腳步稍微一晃,但又馬上站穩了起來。
 
「小心點。」
 
渾身酒味的自然捲聽到對方的叮嚀沒有回答,只是又傻傻的笑起來──呃,只少在桂的眼中看來沒理由發笑就是傻傻的。
 
他沒有找多久,一進門就看得到大大的情人節特專櫃
 
「什麼啊,假髮,原來你是來買巧克力的啊。送誰哪?該不會是阿銀我吧?」
 
「少臭美了送你做什麼?」桂說著,伸手在巧克力堆裡挑挑揀揀的「今天巧克力比較便宜,剛拿到薪水所以買點回去給伊麗莎白嚐嚐,讓他體會一下地球人的節日。」
 
「什麼啊原來是那隻企鵝。」銀時小聲咕噥著
 
「你說什麼?」
 
「沒事,我啥也沒說。」銀時跟著桂把手鑽進成堆的糖果裡摸來摸去,甜食的味道讓他原本模糊的腦袋清醒些。
 
唉呀舒服多了。
 
銀時一邊貪婪的吸取香甜的氣味,一邊找著想買回家的糖果。要是帶點巧克力回去給新八和神樂他們應該會開心的不得了吧,尤其是神樂。
 
「銀時,你覺得哪一樣比較好?」桂的嗓音從他背後冒出來,自然捲回頭看見對方的手上捏著兩包巧克力。湊近了些,銀時讀著包裝上的字「黑巧克力和薄荷巧克力啊……都不好,假髮。」
 
桂皺起眉頭「怎麼說?」
 
「唉,這你就不懂了。別的事情或許還不行但是關於甜食的事相信阿銀我是絕對不會錯的。」說到這銀時的語氣竟然像清醒的時候一樣「你要知道情人節吃巧克力的意義就是希望那甜味能把情侶們內心深處的柔情給激發出來。所以,巧克力當然是越甜越好啊假髮!看看你挑的這東西,」他揮了揮手上的巧克力嘆口氣「根本行不通嘛。」
 
「我倒覺得這只是你這個甜食愛好者單方面的判斷。」
 
「跟我過來假髮,你要的應該是草莓巧克力之類的。」
 
「不要,我討厭草莓。」桂說,盯了手中的巧克力一會兒「乾脆兩包都買好了。」沒有多理會銀時他轉身走向收銀台結帳。趕緊抓了一包草莓巧克力的銀時追趕上來,扔下錢馬上衝出去追早已不見蹤影的桂。
 
「喂!你這臭小子怎麼一聲不吭就走人啊?」
 
「嗯?我結帳啊。」剛踏出自動門的桂困惑的盯著身後的銀時瞧。
 
又嘆口氣,銀時沒有多說跟上了桂的腳步。
 
 
 
 
 
 
 
 
「喲,大哥,你在約會啊?」一輛警車在自然捲身邊緩緩減速,真選組S星王子金色的頭從車窗探出來。透過窗子的縫隙銀時看見某美乃滋怪人正叼著煙開車。
 
「呃,不算啦,」銀時扭開嘴說,趕忙往身邊人的腳踩上去還努力用自己的身體擋住桂。「幹麻啊銀時,會痛耶。」桂輕聲呼喊著,抬起頭看見銀時用嘴角告訴他快跑「怎麼了?」
 
「大哥,你在講什麼悄悄話啊?耳鬢廝磨的還真讓土方先生和我羨慕的不得了,是吧土方先生?吶,讓我們看看她長什麼樣子嘛,不要老用身體遮著人家啊,你是怕土方先生看見之後橫刀奪愛不成?」
 
「喂,總悟,從剛才起你就一直針對我!這什麼意思啊?」
 
「沒有什麼意思啊土方先生,只是希望你去死罷了去死吧土方先生你去死吧。」
 
「說的好,我們趕快找個地方停車下來打一場啊──等等總悟,為什麼事我開車啊?」
 
聽到兩人的爭吵不難猜想這就是真選組那對名聞遐邇的SM夫妻。桂頭也不回拔腿就跑,衝向最近的鄰家,用手撐住欄杆一翻躍上屋頂,長髮在月光下成絲飛舞。
 
「大哥那女人跑掉了耶,你到底和他說些什麼啊?」沖田說,身子再往前傾了一點,抬頭望著桂輕巧的跳上屋頂「她幹麻跑上屋頂啊?你這次該不會和忍者約會吧大哥?我看見啦,還是黑色長髮呢!還好你沒讓土方先生看見,土方先生他最喜歡這種頭髮有點長度的女人了──等等,黑色長髮?」
 
一番對隊長沒有多說,立刻從座位底下拉出隨身火箭炮,胡亂的朝人家屋簷砰砰射了幾聲「桂!你是逃不了的!」正說著話,他踢開車門抱著武器衝下車,又射了幾發砲彈,街上民眾情侶以及住戶的驚呼怒吼聲不斷「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啦!」
 
看著虐待王子的背影,銀時不由得汗顏起來。
 
「喂,我早就知道你和攘夷活動有關係,現在沒辦法辯解了吧?」土方哼了一聲,冷冷的聲音飄進銀時耳裡。
 
「多串你不要血口噴人啊,我只不過在路上遇見他打算一起回去罷了。從頭到尾都和攘夷活動啥也扯不上,你繼續這樣神經質下去真的會變成一種職業病。」
 
「在我生病之前你應該先進拘留所吧,嫌疑犯?」
 
「情人節進監獄啊,」銀時學著沖田的調調接著說「不愧是土方先生,真有情趣。」
 
駕車的黑髮男人太陽穴附近浮現一根根跳動的青筋「混帳!情人節早就過啦!現在已經是二十五號凌晨了你這小子算數怎麼差成這樣啊?」
 
「唉,土方先生你到底在亂吠些什麼啊,真是嚇人吶。」
 
男人刷一聲把車停住,拔起腰間的刀怒吼「我受夠了,教你不要模仿總悟沒聽到是不是?我現在就下車把你砍了,混帳小子!」
 
不知道是不是依然殘存的酒精作用,銀時只是笑了幾聲「不陪你玩啦多串,快去早你家的虐待狂吧,不知道他那火箭砲要摧毀多少正在溫存的情侶咧!情人節也陪陪他,這種年紀的少年不應該只有火箭炮作伴啊。」
 
「告訴你情人節早就過了,你耳朵是塞滿甜食是不是?而且我不是那種會隨著異國愚蠢節日起舞的笨蛋,你到底把自己的武士魂墮落到什麼地步了真是個可悲的傢伙。」
 
銀時沒有答話,轉身揮揮手離開時還不忘補上一句「他往東北方去啦。」
 
土方皺起眉頭,咕噥著「我知道不需要你多嘴」諸如此類的話。
 
 
 
 
 
 
 
 
 
 
 
 
多虧那對突然冒出來的S星王子和美乃滋怪人害的現在沒辦法和假髮一起回家了。
 
銀時走在離萬事屋只有幾個轉角的路上想著──不知道假髮逃開了沒,不知道多串和沖田是不是開開心心的在一起。
 
然後腦袋電光一閃,突然浮現稍早前在人妖酒吧的畫面。

銀時微笑,下定決心下次一定要問問假髮那算不算是特別服務。
 
 
不,可能也要有酒精壯膽才敢開口吧。
 
 
 
 
 
 
 
 
 
 
 
-End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2007/02/12   By天狼
※※
後記-呼,在情人節前兩天打完,這是天狼第一次打比較甜的文吶,希望看起來不會很汗。
         這次除了一定要有的銀桂外比較明顯的就是亂入的土沖啦ˇ這一對也是很棒的喲,總悟最                                          
         最最可愛啦(桂是美,是美!)。
 
         其實以前的文章也有隱隱隱到不行的坂高存在,不過應該沒有人注意到吧?每次天狼寫子     
  攘夷時總是無法控制的把這配對加進去。對於子攘夷來說,桂和高杉就像是母子ˇ而且子   
  攘夷要是少了坂本就真的會無趣很多啦!所以儘管原著沒有天狼還是會私心把他寫進去   
  的。
 
  攘夷組首推銀桂坂高啦!來,跟著狼老師念一次銀桂坂高(毆)
 
  題外話,最近學校圖書館進了一套漫畫,蠻想去借Black Jack的。
        看了一些同人圖之後對幕末機關說有點興趣,不過還是等考試結束在說吧。這次第五冊模擬   
        考又是個奇差,三月一號還有個全國大會考,沒春假可過了。
 
 
        最後謝謝看完文章以及廢言後記的你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