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emoth生日賀】CP當然是土沖啦,還要問嗎混帳!

 
 
 
 
 
「土方先生,你知道二月二十號是什麼日子嗎?」
 
正擦拭銀白刃的黑髮男人為為撇過頭看了一眼滿臉無邪樣的少年,心裡納悶著總悟這小子什麼時候學會說那麼感性的話,這樣的台詞常在星期六晚間的連續劇出現。
 
大多都是妻子期待的詢問丈夫,然而男人總是拋下一句「不就是和平常一樣的日子嗎?」便頭也不回的出門工作了。在電視劇的結尾,妻子一定會因為老公的禮物以及一句「結婚紀念日快樂」而感動到熱淚盈眶。
 
可是土方很確定現在絕對不是上述的狀況。
 
皺起眉頭他摘下嘴裡的菸「不知道,幹麻問啊──
 
話沒說完,只見虐待星王子已經舉起他的愛寵火箭炮,真選組副長立刻機警的跳向一旁。此時幾秒鐘前還被他坐在屁股下的坐墊呈現焦黑的色澤還不斷的冒出濃煙。
 
「嘖,原本想說今天是你的忌日。」沖田放下肩上的武器,指著燒壞的坐墊說「真可惜,你說說看現在怎麼辦啊土方先生?隨隨便便破壞屯所的公物是不好的行為喲。你要知道這一絲一毫都是將互老百姓的納稅錢,就是因為有像土方先生你這樣的人當上副長大家才會那麼不信任真選組。我真是替你感到羞恥,土方先生,你還是位全國人好好著想把副長的位置讓給我吧。」
 
「你這混帳!」太陽穴邊青筋不斷跳動的副長發出一聲咆嘯「就連山崎都看得出來這種事是誰幹的好不好?你手上拿著武器而我只有一把劍而已──-給我看好,」土方說著,還把擦的光亮的刀在座墊前揮一揮「一把劍是不可能把這東西弄的烏漆摸黑還一面發出怪味。」
 
「哎喲,我怎麼好像也聞到一股怪味。」總悟皺起鼻子怪模怪樣的說「土方先生你放的屁還真不是蓋的,連座墊都變成這樣。我看你還是不要當副長去做縱火犯吧,這樣就連柯南都找不出證據。」
 
「總悟你這小子不要給我太過份囉!」
 
又一陣爆炸聲和著魔鬼副長的怒吼,你追我跑的遊戲似乎永遠不厭倦般的在屯所上演。
 
 
 
※※
 
這天天氣不算冷卻也不怎麼溫暖。現在已經是冬天要轉化為春天的時分了吧,盛開的櫻花不久之後就可以見到了。
 
土方吐出一口菸,無所事事的走在江戶街上巡邏著,身邊還伴著那位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變出一架火箭砲的一番隊隊長。
 
「土方先生,你去哪?」
 
「藥局。」
 
「嗯,有人生病啦?」
 
「山崎那個笨蛋啦,他拜託我出來巡邏的時候替他買包感冒藥。」
 
「噢。我也要去。」
 
沖田趕忙跟在土方身後衝進掛著快易腐爛的木牌的藥店,他用手撐著下巴趴在櫃檯上,眼睛盯著正詢問土方要些什麼的藥師。他看著老人那雙覆蓋一層白色眼翳的雙眼納悶他真的搞得清楚要配些什麼藥嗎?無所事事的他慢慢的數起藥師額上的皺紋,想著自己以後臉上的細紋會不會更多。
 
「該走了,總悟,發什麼呆?」土方把要包塞進制服口袋,抓住他的臂膀拉離那滿是藥草味的小屋子「該不會睡著了吧?」
 
「喂,土方先生你不要太過分了,我又不是你。」
 
「我是那種動不動就把眼罩拉下來還一邊留著口水在工作的時候打瞌睡的虐待狂嗎?」
 
「虐待狂和打瞌睡有什麼關係?」
 
「……」
 
「看吧,推卸責任也要打個草稿嘛,土方先生。雖然我知道你的臉皮是真選組出了名的厚。」
 
「那是妳自己胡亂放的話吧,臭小子!」
 
「才不是我呢,是山崎啦,土方先生。」
 
沖田似乎看得見土方插在口袋裡的手啪他一聲把要藥包捏爛,臉上寫滿了早知道就不要幫那混帳買東西是幾個大字。虐待星王子在心裡暗笑著,想到因為自己這句謊話山崎究竟會惹上多少麻煩。
 
 
他嘆口氣拍拍土方的肩膀,苦笑著嘆口氣「不要太生氣嘛,土方先生,等回到屯所之後我的火箭砲借你用。」
 
土方沒有答話,還是一樣沉著一張臉走在沖田身邊。少年張大眼睛有點訝異的偷偷瞧了他一眼,要是平常的土方先生早就大吼大叫起來了,現在難得沉默下來呢。是有蹊蹺喔。
 
沖田納悶著,但是臉上依然不動聲色。他試探的詢問幾聲,對方都只是嗯或是點頭搖頭的敷衍了事而已。他有點不耐煩的皺起眉頭,但又不想擺明問你到底怎麼了。正想著要如何開口時土方套在皮鞋理的腳突然打住了。
 
他抬起原本一直盯著地上思考的頭,發現兩人現在已經站在真選組屯所的門口。嘟起嘴巴,總悟打算放棄繞圈圈直接張嘴問個明白時,身邊的男人突然抓住他的肩頭。
 
「喂,土方先生,你幹麻啊?」
 
「哼哼,」土方把一臉疑惑加上氣憤的少年壓在牆壁上,揚起嘴角陰暗的笑起來「你這虐待狂,不知道我被你騙多少次早就摸透你在玩什麼花招了。」
 
「嗄嗄,你在說什麼啊,我聽不懂耶。」他把眼神往上飄,但還是偶爾偷偷對上扣住自己左手腕的副長
 
「每次說謊都找山崎揹黑鍋不覺得太明顯了嗎?」土方又笑了幾聲,表情看起來頗有幾分不愧對魔鬼副長這稱號的味道「以前都被你耍,害我揍了一頭霧水的山崎好幾次。哈哈,你以為我土方十四郎到現在還會傻傻的將你說的話照單全收嗎?」
 
沖田沒被困住的另一隻手偷偷摸摸的往下一伸,抓住火箭炮用力的提起來,然後眼睛對準土方的肩後,張嘴吃驚的吼道「啊!是桂!」
 
土方叼在嘴裡的煙掉到地上,猛然回頭四處張望,手探近腰間把交從刀鞘抽了出來「總悟,那小子在哪──
 
「桂,你這次逃不了啦!」少年一邊大叫著,一邊把火箭炮扛上肩膀,瞄準土方腦袋邊幾毫米的地方發射。男人恰好回頭,感覺到擦過自己耳邊的頭髮。
 
「你這混帳!」
 
「差一點。」他小聲的說,轉身逃進屯所這個避難處。土方咬著牙齒爆著青筋跟在後頭衝進屯所,頭頂似乎還能看得見白煙,就差沒有發出嗶嗶嗶沸騰的聲音。
 
 
 
「哈哈哈哈,十四和總悟的感情真的很好呢!」大猩猩局長看著你追我跑的兩人開心的吼道
 
「是這樣嗎?」病厭厭的山崎慢吞吞的說,心裡暗自羨慕那兩個人能這樣充滿活力的追來追去,自己卻被局長限制連羽毛球都不能玩。
 
「你不明白哪,山崎。這就是總悟的方式啊!」
 
「啊,什麼意思?」
 
近藤又哈哈大笑幾聲,推了山崎的肩膀「別聊啦,回去躺進被子裡頭休息吧。」
 
 
 
 
又一陣爆炸聲和喊叫聲。
 
 
 
他沒說出口的是,這就是虐待狂表現愛意的方式。
 
 
 
 
 
 
 
 
End
2007/02/20 By天狼
祝emoth和莉娜莉生日快樂ˇ
 
※※
後記:其實後記也沒什麼要提的,不過我真的覺得結束的很無力。
  嗯,上次聽到小e對過生日的態度超級淡然還真的嚇了天狼一大跳。耶耶,生日不是很重    
  要的日子嗎?雖然說是母難日沒錯啦,但是生日會有生日禮物所以是個很棒的日子(狼    
  母:這是哪家的死小孩啊)
 
  像天狼今年的生日禮物就是三本銀他媽的單行本喔!哈哈哈,去年我早就預定好啦(毆)
 
  然後徹頭徹尾一切都和莉娜莉小姐沒有關係,所以科穆伊先生請不要以為我心裡在打什麼   
  鬼主意,我的鬼主意早就通通給神田優子了(遭六幻KO)
 
  最後再說一次生日快樂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