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arryPotter石內卜教授 / 銀魂銀桂女性向二次創作中心運作中。
  • 140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銀八桂】一時衝動所犯的錯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彌補的

 
 
Chapter1.
 
 
 
 
「老,老師──
 
頂著一頭白色自然捲的男人沒有說話,只是用一隻手扣住他的手腕,用身體把他緊緊的壓在牆壁上,另一隻手靠在牆上讓他沒有一點可以活動的空間。柔順的黑色長髮拂過男人的臉頰,他用自己的腿纏住對方微軟的小腿,頭彎了下來對上黑髮學生因為吃驚而張開的唇瓣。
 
他睜大眼睛感覺到老師的動作,張開口想要詢問,卻讓男人找到機會將舌頭滑進嘴裡把玩他那不怎麼靈巧的舌尖。他感到一陣癱軟心裡暗暗害怕起來,扭動身體想要爭脫卻換到老師更強勢的入侵。
 
男人貪婪的吸吮好一會兒,唇剛離開換口氣又馬上貼上對方濕潤的口。似乎是感受到身下的青年越來越無力,他鬆開手。長髮青年漲紅一張臉急促的喘著氣,微微抬起頭怯怯的看著和自己面對面的男人。
 
「老師?」
 
他還是一樣沉默不語,眼鏡反射出一抹光線。從醫師袍口袋抓出一顆糖塞進嘴裡,一聲不吭的離開教室,留下那自己忍耐好久才付諸行動的學生
 
 
 
 
 
銀八這個傻子真的做啦,這樣別奢望假髮還會用平常的眼光看待你了,搞不好他以後根本就不敢和你講話。
 
衝動真的是一種很難控制的東西,銀八嘆口氣,對自己苦笑著。
 
 
 
 
 
 
 
 
※※
 
 
 
「明天又要考地理啦,真煩。」提著書包跟友人一起走出教室的眼罩少年不怎麼開心的抱怨著。
 
「啊哈哈,不然你來我家我教你啊,晉助?」坂本哈哈笑著把手搭上高杉的肩膀
 
「是啊,別看坂本這個樣子他的地理可是全校屬一屬二的呢。」桂微笑附和道
 
高杉皺起眉頭「我知道,可是我又沒說我不懂,只是覺得很煩而已。」
 
桂在坂本替自己的辯護以及高杉的反駁中笑了幾聲,感受到有一道視線射向自己的背脊,他微微偏過頭看見三年Z組導師銀八先生正用一種沒有什麼表情的眼神看著他。沒有多說也沒有發問,桂搶在高杉和坂本之前快步離開教室。
 
高杉有些詫異的看著那在腦後飄揚的黑色髮絲,回頭看見銀八隱隱皺起眉頭。
 
納悶著,他趕忙抓住坂本的手臂拉著他跟上桂。
 
 
 
 
桂走在前頭,高杉和坂本則肩並肩跟在他身後。黑色捲毛似乎對一時緊繃的沉默感到好奇,他微微轉頭看著矮自己一個頭的少年,卻被高杉滿臉嚴肅的表情嚇一大跳。搶在坂本發問之前高杉開口
 
「假髮。」
 
「不是假髮是桂。」稀鬆平常的語氣,高杉揚起一道眉
 
「你怎麼了嗎?」
 
「啊?」桂驚訝的回過頭看著身後一臉認真的少年
 
「欸,假髮你有怎麼樣喔?」坂本困惑的問「身體不舒服嗎?在這種季節交替的時間要小心感冒。」
 
「哈哈,你們不要想太多了。」桂笑著說,舉起手來揮一揮「我只不過有點累罷了。」
 
「啊!這很有可能是感冒的前兆喔!」坂本說,「快點回家好好休息,我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啦,坂本你就是這樣老愛擔心人,我身體好的不得了呢,管好你家高杉就夠啦。」桂臉上仍然掛著微笑,打了一個呵欠「我先走囉,好想回家睡覺。」
 
「掰掰,一路小心哪。真的不舒服就要去看醫生,別老是逞強。」
 
「嗯,你們也一樣啦。」露齒一笑,桂提著書包拐進左邊的巷子。「明天學校見!」
 
他幾乎是用跑的衝進轉角。垂著頭大步奔跑著,他咬住下唇,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現在臉上的表情。太好笑了。
 
 
 
 
 
 
「坂本,你不覺得假髮這幾天很奇怪嗎?」
 
「哈哈哈,有嗎?我覺得一樣啊!」
「那是你太遲鈍了啦,笨蛋本。」高杉不耐煩的皺起眉頭,頓了一會兒接著說「其實我之前不小心瞥到一件事。」
 
對上黑色毛球一頭霧水的眼神,他停了一會兒繼續說「還記得幾天前輪到假髮當值日生嗎?那天放學後他叫我們兩個自己先回家,別等他了。」
 
「我記得啊。他說他有一堆工作要做,怎麼了嗎?」
 
「我回到家之後才發現忘了帶數學講義,原本想算了不要寫功課,但是數學老師生氣的樣子超可怕的。所以我趕緊跑回學校,結果──結果撞見了假髮和老師。」
 
 
 
 
 
 
桂咿呀一聲打開前院的門,把手伸進長褲口袋掏出鑰匙。正準備扭動插在門鎖裡頭的金屬物時聽見熟悉的嗓音。
 
「假髮。」
 
他抿住嘴唇,沒有回頭,眼睛依然死盯著自己的鞋子瞧,握住鑰匙的手不堅定的晃動起來「老師。」
 
「看著我。」
 
他壓低臉沉默著,最後終於轉身不帶表情的看著站在桂宅門口的白色自然捲。銀八像在調查什麼似的仔細觀察他的臉,桂沒有開口視線停在距離對方眼角幾毫米的地方,不想接觸藏在圓形眼鏡後的雙眼。
 
「你怎麼了?」
 
「沒什麼,我很好,謝謝老師。」
 
銀八沒有繼續問話,只是皺起眉頭盯著他。桂腳根一轉扭開門把「老師如果沒事的話我先進去了,有點累。」
 
銀八的雙腿似乎又因為衝動想往前跨幾步衝入前院,但是腦袋還是下令他待在原地,所以他只是往前踏出一步後便僵在那裡,望著最後一縷墨色髮絲消失在門後。
 
他嘆口氣,看著那道緊閉著的門幾秒鐘後踱步離開了。
 
桂沒有動,身體倚在自家門上背貼著冰涼的金屬。他把臉埋進手掌中,雙腿一軟跌坐到地上。垂著頭讓一頭烏絲覆蓋住前額。
 
搞不清楚。
好煩亂。
 
 
 
 
 
 
「晉助,你覺得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情嗎?」
 
高杉偏著頭想都沒想就回答「當然,如果有什麼事的話我們一定看得出來,假髮他最不擅長騙人了。」
 
他沉著臉,坂本有些擔心的望著他「你沒有看到銀八滿臉不在乎的走掉之後,被一個人扔在教室的假髮臉上是怎樣的表情。這樣看起來那傢伙好像根本就只是耍著他玩,最後覺得不怎麼有趣就丟掉一樣。」
 
「這就不對了,」坂本的聲音出奇的鎮定,高杉微些訝異的抬頭看向一臉認真的自然捲「如果你就這樣斷定對老師有點不公平喔,晉助。何況我們對假髮或是老師心裡的感覺都不清楚,我們不知道假髮最近的行為怪異到底是難過還是驚喜才一時反應不過來,也不知道老師跑掉到底是沒興趣還是害羞啊,不是嗎?」
 
高杉摸著下巴思考一會兒「所以──
 
「幫?」
 
「哈哈哈哈哈,幫定了!」
 
 
 
 
 
第一章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